第6章 新娘不是她
A+ A-

 

  唐月一弯身,就拎起了一个笼子,笼子不大,可也不小,一只小狼狗站了起来,冲着唐艾低吠了两声。

  “喏,我就把你的肝喂了它了,它吃的可欢实了……”

  唐艾面如死灰的看着唐月,扶着床就想起来,她想跟唐月拼命,可才起了一点点就倒了回去,伤口疼的厉害,比起唐月根本只是在腹部划开一条浅浅的口子,她是真的伤了肝脏。

  “唐月,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少拿这话来威胁我,我唐月可不是被吓大的,既然你现在精神不错,我改变主意了,我允许你以后每天都能见到季御谨,嗯,我们一起出院吧。”

  “出院?”唐艾的手落在腹部上,她的伤根本没好,手术后才苏醒,这样子出院,只怕她会落下病的。

  “怎么,你不乐意?你要是喜欢留在这里也可以呀,明个我再把我的肾也‘伤’了,你再捐我一个肾如何?哈哈哈。”

  唐艾身子一颤。

  只怕,她的身体又要虚弱很久了。

  唐艾回到了别墅,她被软禁了。

  可她再也不是这幢别墅的女主人了。

  男主人换成了季御谨,女主人换成了唐月。

  别墅里的佣人全都辞退了,现在就只有她和季询。

  季询负责打理园子里的花花草草,她负责清扫和煮一日三餐。

  她和唐月两个名义上同样进行过‘手术’的人,可是境遇却绝对不相同。

  得到肝而根本没手术的唐月每天做她的少奶奶,对唐艾颐指气使。

  而捐了肝的唐艾,除了做事还是做事。

  伤口根本没好,可唐月最喜欢命令她擦地板,哪怕她从早到晚所有的空闲时间都在擦地板,哪怕地板已经擦的锃亮无比,也要她擦。

  唐月就是故意的,就是不想她的伤口好起来。

  季御谨下班了。

  唐月小鸟依人的迎上去,接过了他的衣服挂在衣架上,“御谨,饿了吧,这就开饭。”

  “不饿,稍等会,等选完了婚纱再开饭。”

  唐艾心里‘咯噔’一跳,转头去看沙发上的两个人。

  唐月依偎在季御谨的怀里,兴奋的随着他一起查看手上的婚纱图册。

那画面于她来说就是一种残忍,季御谨要结婚了,可惜新娘不是她。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