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神君王爷带娃追妻
神君王爷带娃追妻

神君王爷带娃追妻

作者:糯米紫

状态:已完结分类:玄幻奇幻

时间:2021-03-21 14:23:13

糯米紫的书《神君王爷带娃追妻》主要讲述了:拓跋紫正想全力以赴,就见冥北凉突然大掌一扬,那股迎面击来的强大妖力就这样被他随意一掌给挡了回去。不只如此,虎妖庞大的身体也被他这一掌扫得往后飞了出去,撞在屋后的一棵大树上,大树应力而倒,虎妖庞大的身体跌在地上,地面一震。拓跋紫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冥北凉搂着他们母子掠过屋顶,落在虎妖身边,大掌翻转过后,掌中便多了一颗跳动的东西,他把那颗东西递到拓跋紫面前。
展开全部

不许再看

听到“佳肴”两字,拓跋紫和小肉团子皆是眼睛一亮。

“娘亲,是不是有好吃的了?”小肉团子像只小馋猫一样。

拓跋紫笑眯眯点头,拉着小肉团子就跟了过去。

两名丫鬟进了一座叫“雅筑”的院子,拓跋紫和小肉团子随后也潜了进去。

两人悄悄地溜到窗户边,拓跋紫戳破窗户纸往里看,就见屋内摆设奢华,屏风后面放着一个大浴桶,浴桶里热气袅袅,刚刚提着花篮进去的两名丫鬟正在往浴桶里洒玫瑰花瓣。

一名十七八岁的女子,长得朱唇媚眼,一副勾人的模样儿,正是五姨娘姚婉儿。

一名丫鬟正在给她宽衣,姚婉儿不但模样生得好,身材也好,纤腰袅袅,胸线性感迷人。

拓跋紫在心里啧啧地想:这古代人怎么都发育得这么好,个个胸器逼人,而且都长得很不错,要是搁现代,整容医院岂不是要没生意了。

不过胸再好,那也不能吃。

拓跋紫无心再去欣赏姚婉儿的胸器,眼神往外一瞄,立即眉开眼笑,因为她看到一张檀木圆桌上摆放着琳琅满目的佳肴,山珍海味应有尽有。

“娘亲,是不是有好吃的?”小肉团子扯了扯娘亲的衣角。

拓跋紫眼神还粘在佳肴上,随意点头,“嗯,很多好吃的。”

小肉团子一听真有好吃的,超开心,拼命踮着脚尖,也想像娘亲一样趴在窗口往里看,可是他还太小太小,脚怎么踮都只能看到面前的一堵墙,急得他围着娘亲的身后、左右绕了好几圈,可还是什么好吃的都没看到。

小肉团子沮丧地吸了吸鼻子,很不甘心,又扯了扯拓跋紫的衣角,“娘亲娘亲……”

怎奈拓跋紫正一门心思在想着如何把这桌上的佳肴全部神不知鬼不觉地带走,根本没注意到衣角又被扯了一下又一下。

小肉团子扯了好多次,娘亲都没反应,他沮丧地吸了吸小鼻子,然后把手伸进斜背着的小包包里掏了又掏,最后从一堆宝贝里摸出一根细软的千年雪蚕丝。

“小蚕宝宝,小麒麒要到屋顶上去!”小肉团子对着千年雪蚕丝捏了个法诀,那原本卷成一团的雪白软丝像是会听话一般,一端立了起来,自动挂到了屋檐上。

小肉团子顺着另一端就爬了上去。

“喂,你要上天吗?”拓跋紫一回头,看到小肉团子已经挂在了半空中。

“娘亲,我们还是上屋顶去看吧,站得高看得远。”小肉团子挂在软丝上建议道。

“对呀,站得高看得远。”拓跋紫觉得有道理,身子一纵便离开了地面,顺道把像只蜘蛛一样挂在半空的小肉团子也捞了上去,在屋顶上站稳之后才觉得哪儿不对,赶紧低头去找小肉团子,“宝贝,我们要的是屋子里的佳肴,跟站得高有什么关……”

话还没说完,拓跋紫额头冒黑线,小家伙已经趴在青瓦上面,小爪子灵活地刨着屋顶上的青瓦,很快就将一块青瓦给刨了出来,他趴在洞口往下瞄。

拓跋紫彻底无语,这臭小子不是刚从蛋里孵出来的吗?

怎么像个偷窥惯犯,老有经验的样子!

还是说,他爹这几晚没事天天带他上屋顶,偷窥良家妇女洗澡去了?

“娘亲娘亲,真的有好多吃的耶!”小肉团子偷窥完毕,兴奋地回头跟拓跋紫汇报。

拓跋紫额头黑线狂冒,看来这臭小子也是个吃货!

“在这里等着,我下去统统拿上来给你吃。别乱动,不要被人发现了!”拓跋紫吩咐完,转身就下了屋顶,她身体柔软地倒挂在屋檐上,观察着屋内的情况,伺机行动。

里面,姚婉儿已经移步到屏风后面跨进了浴桶,三名丫鬟伺候着她沐浴。

拓跋紫见机就从另一个半开的窗户跃了进去,身子灵巧地落在桌子后面。

然而当她站起来准备拿食物时,差点没晕倒……

屋顶被刨开一个大口,小肉团子正挂在姚婉儿的浴桶上方荡来荡去,估计是没看过女人洗澡这么稀奇的事儿,小家伙瞪着乌溜溜的眼珠子好奇地往下看,完全忘了自己身在何处。

姚婉儿靠着浴桶,仰头闭目养神,三名丫鬟正低着头在帮她沐浴,倒是没人发现他。

不过,要是那姚婉儿突然睁眼,或是那些丫鬟突然抬头,小肉团子就暴露了呀!

拓跋紫赶紧朝他招手:小家伙,儿童不宜!快上去!上去!

可惜,小肉团子目不转睛。

拓跋紫扯下一根鸡腿掷了过去,鸡腿“嗖”地一声从小肉团子面前飞了过去,落在了床上。

小肉团子眨了眨眼睛,这才看向拓跋紫,拓跋紫赶紧招手让他回屋顶去。

小肉团子理解了娘亲的意思,顺着软丝往上爬……

拓跋紫看他往上爬,放心了,回身去拿食物。

小肉团子往上爬了一会,突然想到那根落在床上的鸡腿,偷人家的食物已经很不好了,还把人家的床给弄脏了……他跟娘亲这样做,好像很坏耶。

小肉团子菩萨心泛滥,又往下爬,软丝一荡,落在了床上。

拓跋紫把想要的食物都装好,正准备走,眼角余光骤然瞥到床上有一团东西在蠕动,细看之下差点跌倒……居然是小肉团子还在屋内,而且这回还跑到人家床上去。

这小家伙到底是想闹哪样?

拓跋紫赶紧朝他招手,让他过去。

小肉团子无比善良地捡起鸡腿装进小包包里,这才从床上下去,蹑手蹑脚地绕过屏风,很快就来到拓跋紫面前。

总算没被发现!

拓跋紫暗暗松了口气,赶紧带着他和一堆美食悄悄溜出房间。

“喵~~~”

门口刚好有一只猫,拓跋紫唇角一挑,逮住猫扔进屋内,然后带着小肉团子回到屋顶,盖上被小肉团子刨开的屋瓦,晒着月光,享受着美食。

小家伙不知道是什么物种,不吃别的,只吃鱼。

拓跋紫怕他营养不均衡,特地喂了他几根青菜。

正当母子俩愉快地享受着美食时,屋内传来一声尖叫,“不好了,晚膳都被猫给吃了!”

拓跋紫嘴角微挑,继续享受着美食。

小肉团子纯良问:“娘亲,我们要不要分一点点给她们吃?”

他用手指比了一个一点点的动作。

“等我们吃够了,再分给她们吃。”宝贝,分给她们吃,她们就要叫人来抓我们了,你爹那么腹黑,你怎么这么小白?

好吧,我原谅你刚刚从蛋里孵出来不久,小白情有可原!

下方,姚婉儿已经沐浴完毕,身上裹着一件若隐若现的薄纱出来,看着一片狼藉的桌面,秀眉顿时皱起。

“不对,一只猫怎么可能吃得掉这么多东西!”

“盘子都没了,猫不可能把盘子也吃了!”

“不会是有贼吧!”

三个丫鬟一人一句议论着。

这时,被派去打探消息的丫鬟从外头急匆匆跑了进来,“五姨娘,家主来了!”

这下,包括姚婉儿在内的所有人都顾不得晚膳到底是被猫吃了,还是被贼给偷了,都着急地准备迎接拓跋傲。

很快,拓跋傲就迈着四方步走了进来,一见屋内乱糟糟的,问:“什么情况?”

一名丫鬟回答:“五姨娘精心为家主备了晚膳,却不知哪儿来的一只野猫,竟把晚膳全部给吃了,还搅得屋内一通乱,五姨娘心里正难受着。”

姚婉儿上前挽住拓跋傲的手臂,嘟着红唇柔柔弱弱道:“妾身这就命人赶紧再去备膳。”

姚婉儿是拓跋傲新纳的妾,新鲜期还没过,姚婉儿又年轻,拓跋傲一把年纪了,自然对姚婉儿年轻的身体难以抵挡,现在手臂被姚婉儿挽住,姚婉儿穿着薄薄的纱裙,还有意无意地用身体去蹭拓跋傲的身体,拓跋傲哪里把持得住,顿时就热火焚身了。

“不必麻烦,我来时已用过晚膳。”拓跋傲不顾屋内还有丫鬟,竟不知廉耻地揉了一下姚婉儿的屁股,惹得姚婉儿脸颊一阵飞红。

而拓跋傲见了,更加把持不住。

几名丫鬟识趣地低下头退了出去,并关上门。

门一关上,拓跋傲立即猥琐地把脸凑上去吻姚婉儿,姚婉儿发出一声嘤咛,娇羞地道了声,“不要……老爷……啊……我们到床上去……”

拓跋紫听到这声音,忍不住又刨开一块青瓦往下瞄,就见两人已经缠在一起,一路纠缠着到了床边,衣服被扯下扔了一地。

刚到床边,拓跋傲便猴急地将姚婉儿压在了床上……

拓跋紫心里鄙夷地想:这姚婉儿年龄看着比拓跋瑶多不了一两岁,一个跟自己女儿差不多大的女子都下得了手,真是个老色鬼!

无心再看,拓跋紫正想盖上青瓦,就见正干柴烈火缠在一起的两人突然双双从床上崩了起来,拼命挠着身体,嘴里不停地喊着痒!

神马情况?

两人都光着身子,姚婉儿身材很好,裸着挠身体也不煞风景。

但拓跋傲就不忍直视了,尤其是某个位置也暴露出来,边挠边喊着痒,简直是不堪入目。

拓跋紫正津津有味地欣赏着这两只跳蚤时,身后骤然多了一人,下一秒眼睛被一只大掌蒙住,低沉不悦的声音响起,“这样的货色你也看得下去,闭上眼睛,不许再看。”

搜查,验床

是冥北凉。

拓跋紫回头看着他,狡黠道:“很精彩,你也一起来观赏。”

冥北凉声音更加不悦了,“他可是你二叔。”

“二叔怎么啦?我没当他是我二叔就好!”拓跋紫不以为意,转身又要去看。

冥北凉握住她的玉臂,用力一拉,就将拓跋紫拉回了怀里,他霸道地圈着她的纤腰,带着警告的话语从她头顶砸了下来,“这么喜欢看,回去让你看个够。”

拓跋紫眼珠子狡黠一转,兴致勃勃地对他道:“好啊,那御王把京城最好看的男人都挑来给我看,只要好看,我保证百看不厌,不会拂了御王您老人家的好意!”

好意?

老人家?

冥北凉被她气得说不出话来,她要是再敢去看别人,他一定会割了那人的器物。

下方,拓跋傲越来越痒,感觉浑身有千百只蚂蚁在爬。

尤其是挠了之后,更痒了。

挠过之处,起了一条条长长的红痕,遍布全身,看起来触目惊心。

未挠到的地方,虽然没有红痕,却起了一粒粒疙瘩,眨眼间红疙瘩就化成水泡,痒得更是让人想抓心挠肺。

很快,无论是身上,还有脸上,到处都是红痕和水泡,简直是无法见人。

不过,他也算一个人物,很快就冷静下来,盘腿在床上打坐,用血脉之力压制刺骨之痒。

“老爷,好痒!救我!”姚婉儿也是浑身起了红痕和水泡,她难受地向拓跋傲求救。

拓跋傲还没有享用够她年轻的身体,不舍得她的身体就此废了,自身痒感压下后,顾不得穿衣服,就站起来用血脉之力帮姚婉儿压制痒感。

“父王!”

小肉团子啃完一条鱼,看到冥北凉,开心地站起来,朝他爹扑去,突然“哗啦”一声,小肉团子踩到了一块被刨开的青瓦,顿时往前摔去。

“谁?!”拓跋傲大声喝道。

眼看小肉团子就要扑倒在青瓦上,拓跋紫和冥北凉齐齐伸手要去接他。

半途,冥北凉腹黑地停下,拓跋紫率先将小肉团子接在怀里。

紧接着,冥北凉长臂一揽,将他们母子一起搂进怀里。

小肉团子知道自己闯祸了,很无辜地看着自己的爹娘。

“放心,他没穿衣服,发现我们,也没那么快追上来。”拓跋紫安慰道。

而冥北凉心满意足地搂着他们母子,也没有要跑的意思,显然拓跋傲他根本不放在眼里。

“到底是何人在上面?!”拓跋傲又是一声大喝,他来不及穿上衣服,立即唤出虎妖。

“吼……”一声巨响,一只大老虎出现在屋顶上。

虎妖显然是被拓跋傲打伤后刚苏醒,神情还有些倦怠,但由于体型大,站在屋顶上,还是显得威风凛凛。

“哇,好大的虫子!”小肉团子不认识老虎,被它的体型吓到,“父王,娘亲,我们赶紧跑吧。”

跑?

怎么可能,她正愁收拾不了这只老虎,怕它有机会告诉拓跋傲它今天会咬拓跋瑶的衣裳,是因为拓跋瑶衣裳上有神仙露,泄露了她有神仙露的秘密呢。

拓跋紫立即运起一团蓝色力量就要打向虎妖。

虎妖低吼一声,向他们扑了过来,一股强大的妖力迎面击来……

拓跋紫正想全力以赴,就见冥北凉突然大掌一扬,那股迎面击来的强大妖力就这样被他随意一掌给挡了回去。

不只如此,虎妖庞大的身体也被他这一掌扫得往后飞了出去,撞在屋后的一棵大树上,大树应力而倒,虎妖庞大的身体跌在地上,地面一震。

拓跋紫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冥北凉搂着他们母子掠过屋顶,落在虎妖身边,大掌翻转过后,掌中便多了一颗跳动的东西,他把那颗东西递到拓跋紫面前。

“虎妖的内丹!”拓跋紫惊喜。

“只要你喜欢,以后这种东西多的是。”冥北凉似笑非笑道。

拓跋紫毫不客气地收入囊中。

冥北凉很满意,带着他们母子,瞬间消失在屋顶上。

可怜拓跋傲急匆匆穿好衣服从屋内赶了出来,什么都没有看到,只看到自己最强大的兽宠躺在地上,已经没有了气息,而它的内丹也已经被人给取走。

谁?

是谁?

会是谁有这个能力杀了他的虎妖?

拓跋傲气得捏紧双拳,骨头“咯咯”地响着,骤然他就想到了拓跋紫。

拓跋傲也顾不得脸上的疙瘩水泡了,立即带人直赶偏北院。

拓跋毅正在屋里教儿子读书,突然一大堆人涌了进来,赶紧由苏蝶扶着从屋里走出去,就见一个满脸红疙瘩的人带着一群人气势汹汹进来,正要问来者何人时,才发现这满脸红疙瘩的人竟是自己的二弟。

“大哥,咱们拓跋家进贼了,你身为拓跋家长子,定是以拓跋家的利益为先,支持二弟我抓贼的,对吧?”拓跋傲冲着大哥开口。

“这个是自然。”拓跋毅不假思索道。

“那就好,有人看到贼进了阿紫的房间,现在必需到阿紫房间搜查一番。”拓跋傲立即挥手,命人去拓跋紫房间搜查。

“老爷……”苏蝶觉得上当了。

可是拓跋毅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一群人早就往拓跋紫房门口围去。

“你带着儿子赶紧走,不要被人发现了!”拓跋紫听到声音,赶紧吩咐冥北凉。

“发现又何妨?”冥北凉毫不在意。

小肉团子配合地点点头,还天真地问:”娘亲,你为什么要藏着麒儿?是不是麒儿不够可爱,娘亲觉得麒儿给娘亲丢脸了?”

这小家伙又开始缺爱了!

拓跋紫头疼,赶紧说:“不是……”

可是她话还没说完,小肉团子已经爬上了床,还拉着他爹也一起上了床,拓跋紫瞪大了眼睛,“喂喂,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娘亲,麒儿困了,想睡觉觉了。”小肉团子往被窝里滚了进去。

拓跋紫拿他没办法,只得赶紧看向放大版那只,谁知放大版那只拍拍床板,“我倒是有个办法,紫儿赶紧上床来睡觉,你二叔总不能不顾拓跋家脸面让人来掀你的被窝。”

“你……”拓跋紫气得说不出话来,此时再让这父子两离开已经来不及,怎么办?

无奈,拓跋紫快速脱去外裳,放下床帘,也躺到床上去。

她刚躺好,门“砰”地一声就被踹开了,一群人涌了进来,野蛮地在房间里四处搜找着。

“家主,什么都没发现!”领头的下人到拓跋傲面前禀报。

拓跋傲自然知道就算杀他虎妖的人跟拓跋紫有关,也没那么容易找出来,他挥手让禀报的人退在一旁,眼睛直直地看向拓跋紫的床。

“二弟,你还想干什么?”已经气得浑身发抖的拓跋毅似乎意识到自己的二弟接下来要做什么,大声喝问。

“二叔,你难道是想搜查我的床么?”床上的拓跋紫也开口了。

拓跋傲大声道:“大哥,阿紫,我这也是为了整个拓跋家的安危着想,我的虎妖被人给杀了,如此可怕的贼人如果没有找出来,怕是咱们拓跋家还会再有危险!”

“二叔是觉得我就是那贼人?”拓跋紫问。

“自然不是,是有人看见贼人进了你的闺房,为了你的安全,也为了整个拓跋家的安全,阿紫你要配合!”拓跋傲理直气壮道。

“有人看见贼人进了我的闺房?”拓跋紫冷笑,“何人看见贼人进了我的闺房?我倒要问问,这个贼人何等模样,怎样的三头六臂才能杀了二叔的虎妖?房间二叔已经命人搜查过,现在就只剩下这张床,莫非二叔是觉得贼人此时与我同床共枕着?”

“若是正常贼人,阿紫自然不会,怕只怕那贼人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变的,此时正躲在阿紫你的床上,你天眼未开,自己也未能察觉!”拓跋傲说得句句在理。

“那二叔是想亲自来验我的床咯?”拓跋紫嘲讽问。

这种事情传出去名声可不好,拓跋傲自然不会这样做让外人有机会诟病他的行为,于是示意一个开了天眼的旁支小辈上前去验拓跋紫的床。

“二弟,就算我如今再没用,也是拓跋家长子,阿紫是拓跋家长房嫡女,你竟然让男子当众搜她的床,这种事情传出去,可不只阿紫一人名声不好,整个拓跋家都会跟着声名狼藉!”拓跋毅愤怒地拦在床前,就算拼了性命,他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女儿被如此欺侮。

“大哥,你这样做,是在包庇阿紫吗?”拓跋傲声音充满警告。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大哥请慎语!”

兄弟俩对峙起来,气氛剑拔弩张。

“爹,二叔也是为了拓跋家着想,我们不应该拦着他搜查。”拓跋紫突然善解人意地开口,眼神狠狠剐了某位躺在自己身边的王爷一眼,都是他非要赖在自己床上惹的祸。

“阿紫……”拓跋毅担心道。

“还是阿紫明理。”拓跋傲满意,就要让人上前搜查。

“等等。”拓跋紫突然又开口,“我虽配合二叔,但终归是个未出阁的女子,名声很重要,不能让男子来搜我的床。”

“那你想怎样?”拓跋傲不耐烦了。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梓桑baby点评:

《神君王爷带娃追妻》很好看,好多年没有看到如此佳作,作者糯米紫加油,最好每天多更几章,速度,给五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