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重生农女的彪悍人生
重生农女的彪悍人生

重生农女的彪悍人生

作者:风浮

状态:已完结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4-08 14:22:31

《重生农女的彪悍人生》小说情节波澜壮阔,风浮主要说的是:她笑笑继续说,“我不会滚,我看你刚才给我示范的挺好滴,那您再滚一圈给我看看?”说罢,伸腿朝着圆滚滚的屁股上狠狠就是一脚。杨国华起来在半空中抓了个空,身子不受控制的往前俯冲,终于撞到了外面的门才停了下来。咣当!大门跟杨国华的脑袋来了个清脆的撞击声响,悦耳动听。程肖肖呵呵一笑,不管杨国华在家里耍宝,如何大叫,只是浑身痛快的拍了拍手。然后,她也跟着出了家门。
展开全部

安抚-风浮

吴丹凤一愣,有些狐疑,两只眼睛一眨不眨的瞧着她。

任由程肖肖内心波浪滔天,面上却淡然无波的她继续软声细语的说:“我觉得这钱给的太少了。你也说了我长得好,可彩礼钱才给一千块,这叫什么钱啊?还不够你拿回来置办个电视机的钱呢!再说了,这些钱是给我堂弟读书用的,那您呢?我这一嫁人,家里可没有人帮您干活了,你不觉得太吃亏了吗?”

吴丹凤一开始是不同意程肖肖嫁人的,对方是个三十来岁的单身汉,虽然说人长的还行,可年龄也未免太大了。

谁能想,人家父母出手阔绰,一开口就说给一千块现金。

那家条件不是太好,可架不住给的彩礼多,搁谁家不高兴呢?

但是这笔钱,她只能得到一小部分,剩下的都给了老大家的儿子上学做学费用。

自己的姑娘就这么嫁人了,说出去是好听点有人要,还给了不少彩礼钱,面子在村子里肯定有光。可是,谁能想到这笔钱最后只落在手里才两三百?

并且,程肖肖一走,家里少了个人干活不说,也实在觉得有些空落落的。

吴丹凤算计来去,也觉得不是很划算。

“那,你是说,这笔钱不给老大家的那孩子上学用了?”

程肖肖最了解她这个母亲了,重男轻女不说,是个没主见的人,还是个见到钱就迈不开步的铁公鸡。

如此,程肖肖点点头,“妈,一千块不少了,可没全给您啊。我记得上个月咱们村里有个大龄姑娘结婚,还拿了对方八百八的彩礼钱呢,这笔钱可是全都落到了人家娘家妈的兜里的。你再看看您,你拿到多少啊?”

家里也就这样子,不能说穷的毛都拔不出来,也基本上没什么好东西。墙皮老化,锅碗瓢盆都是老太太使唤剩下的送来的。唯一一台缝纫机也早坏了。家里缺钱的地方太多了。

虽然没给程家生出儿子来,全家老少都拿那个老大家的儿子当宝贝,可程肖肖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不能白白就给人家男方使唤丫头。

吴丹凤心里琢磨了一阵子,觉得也的确是这么回事,很是赞同的点头,“是这么个理。”

于是,吴丹凤一点头,“那我去跟你奶奶说,这笔钱都给我。”

程肖肖被气笑了。

看样子母亲不光是个没主见的,还是个没脑子的。

难怪十年后会被当枪使给她这个女儿投毒。

程肖肖一把按住了吴丹凤的手,安抚一样怕拍,“你找奶奶没用。”

“那你什么意思?”吴丹凤满脸不明白。

程肖肖笑笑,撂下了筷子,慢慢给她分析,“这还不简单?你就直接找那个男方家里人说不就成了。嫁人的是我,你是我妈,当然你做主啊。”

吴丹凤实在不敢相信,惊讶的“嗯?”了一声。

她有些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左看看没什么不同,右边瞧瞧也没什么变化,这可实在跟平常不太一样。

这丫头早上那阵子因为结婚这件事闹的全村鸡飞狗跳,怎么哭了一场,人就变了?她怎么就能同意了呢?

“肖肖啊……这件事……”

程肖肖看出来她在怀疑,上午还闹的不死不活的,下午就答应了,换做谁也不能相信。

她给吴丹凤一个肯定的眼神,解释起来,“妈,我这是想通不想闹了。刚才睡着做了梦,梦见我结婚后婚姻幸福,比我那两个堂姐都要有出息,肯定是个好姻缘。我也不想上学读书那么累,我一个女孩子,就在家生孩子照顾丈夫,剩下的全都指望男人就行了,我不想抛头露面的忙乎。再说了,我也没嫁出去多远,就在您身边陪着您,不好吗?以后还伺候您,您说呢?”

程肖肖专挑吴丹凤喜欢听的说。

这个母亲,是个满脑子男耕女织守旧思想。

只要顺着她的想法说下去,肯定不会怀疑她。

吴丹凤听了,心里安心不少。觉得这还是划算的,闺女没走出村子,自己想使唤就使唤,还多了个女婿跟一个亲家。

都说女婿是半个儿,这以后在程家也算会站住脚了,至少不会被老大家的媳妇看不起。程肖肖又是个听话的孩子,好处都是她的。

她忍不住笑了起来,点点头,“好好好,那我现在就去。”

程肖肖连连点头,主动给吴丹凤擦嘴角,“要去现在就去,我在家里等您。”

吴丹凤出去后,程肖肖也没闲着,在家里翻箱倒柜,找出了记忆中自己经常藏零花钱的小铁盒子。

盒子里有她攒了三年的奖学金,以及姥姥去世前送她的两只银戒指。

钱不多,零零碎碎加起来不过百来十块。

突然,“咣当”一声,外面的大门被人推开了,进来个人。

程肖肖立刻把盒子塞进书包里面,站起来往外面看。

她辨认了会儿才认出来,外面走进来的庞然大块头正是程家大儿媳妇杨国华,也就是她大伯母。

就是她,不想克扣自己的家用供儿子上学,于是把全部的坏主意用到了她的身上。

此人,坏的流油。

程肖肖见人进来,一改刚才脸上的怒气,端个很大的笑脸迎出去,“大伯母来了?正好家里吃饭呢,要不吃点?”

杨国华一怔,站在门口就没进来。

撩开门帘子的她上下打量程肖肖,呵的笑起来说:“这孩子,咋一天不见就懂事了呢?饭就不吃了,我找你妈来的。你妈呢?”

“进来说啊,我都要结婚的人了,能不长大吗?我妈可能已经到镇子上了,说是给我买布料裁衣服,我不是要结婚了吗?”

程肖肖余光扫她一眼,嘴角收了笑,让开半个身子叫她进来。

杨国华高兴的合不拢嘴,转身拿着扫帚在炕上扫了一下才一屁股坐上去,习惯性的掏出怀里揣着的烟,呲的划开了火柴,卷烟吧嗒吧嗒的抽上两口,才白眼皮翻起来说:“结婚啊那可是天大的好事。你说你,哪有这么大的姑娘还不结婚的,大伯母也是为了你好。姑娘大了还不出嫁,以后就留成愁了。”

程肖肖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嘴上确是连声附和,“是是是。我也觉得您说的对。大伯母家两个姐姐也没嫁人,我也替您发愁啊。要是这么急的话,那不如就介绍给我两个姐姐?反正那男人年龄也够大,不管是我大堂姐还是二堂姐都合适。”

胡椒粉,辣椒面-风浮

程肖肖恨她,尤其的恨。任由她多想收住恨意也始终无法管住自己的嘴巴,于是冒出来的话就有些刻薄。

“你……这孩子,刚才还夸你懂事,怎么说变就变呢?”杨国华满足的抽了口烟,有些不高兴的回头看了她一眼。

程肖肖嘿嘿没心没肺一样笑了起来,可话却刀子一样,“哪能呢,老程家最不懂事的就是您了,费劲巴力生个了小香火精出来,却是个脑袋笨的。外头人都传,说他啊,搞不好是个串,串出毛病来了。老程家都是聪明的孩子,哪能生出这么个没出息的小子来,可真丢人。”

杨国华气的深深吸了口香烟,不高兴的瞪了她一眼,“你……没大没小。说什么呢?”说完,呸,一口浓痰吐到了地上。

程肖肖这口怒气就窜上来了。

“大伯母,这是我家,随地吐痰跟外面的阿猫阿狗没什么两样了啊。”她指着地面上的浓痰,一字一顿,恶狠狠,“给,我,舔,干净!”

“你,你说什么?”

杨国华不敢相信的瞪了眼珠子,“臭丫头,以为自己要结婚了就翅膀硬了,反了天了你。”

“呵,我看反天的可不是我。用我的彩礼钱给你儿子上学,到底谁反天?当然了,自己家的孩子都是宝贝,我就是石头里蹦出来的。行啊,那我就看看我这个孙猴子的金箍棒打不打的动你这头猪精。”

杨国华实在不敢相信的看向她,一向软弱的程肖肖竟然能说出这番话来,狠狠连续抽了两口香烟,咳了两下,又是一口浓痰吐了出去,指着程肖肖破口大骂,“你个小贱人,没大没小的你。你给我过来,我撕烂你的嘴。”

程肖肖呵呵一笑,还当她是十几岁什么都不懂的毛孩子,吓唬吓唬就怕了?

此时的她非但不怕,反而想大打出手弄死这个混账的女人。

程肖肖没半分犹豫,转身随手一扔,一盆菜汤泼了过去。

杀猪一般的叫喊,刺的她耳膜疼。

“啊……”

程肖肖捂住耳朵嫌弃的小眼皮往上翻,不等杨国华站起来,伸腿,踢翻了面前的小凳子,正正好的绊了肥胖的杨国华一个跟头。

“咕噜噜!”一个肥硕的物体在地上滚了两下。

杨国华扑棱了乡下摇晃着从地上站了起来,瞅准了程肖肖的位置,龇牙咧嘴的张牙舞爪冲上来要抓她的脸。

程肖肖面不改色,顽皮的冲她甜美的一笑,一伸腿,踹翻了杨国华的膝盖。

咣,咚!

杨国华胖,身上除了肉就是肉,本来动作就不太迅速,又被程肖肖摔了两下,起来有些吃力,这一次摔的狠了,直接爬不来了。

一向嘴巴厉害的杨国华也不知道要骂什么了,“哎呦,哎呦”在地上干嚎。

“大伯母,你说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呢?”

话音才落,程肖肖已经端着调味盒回来了,面带笑容,似乎是做菜的高级厨师,一脸享受的抓了把胡椒粉下去,“家里做菜的东西还挺多的,你看味道可合适?”说着,又是一把盐。

“什么,东西……咳咳咳……”

“呛死了吗?那就再来点。”

哗,一把辣椒粉。

瞬间,辛辣刺鼻的味道冲了出来,呛得程肖肖也跟着后退了好几步,就不要说已经满脸都布满了辣椒粉的杨国华。

只听一阵心肺爆裂一样的暴咳,“你,你给我,咳咳咳……滚,咳咳咳……”

杨国华火辣辣的一张脸,伸手抓也是辣,不抓更辣,眼睛上辣椒粉胡椒面混合起来,火烧一样。

正对面就是一脸看好戏的程肖肖。

“大伯母,真对不起,家里没钱修水泥地。泥多了,就容易摔跤,我过来扶您?”

“你,给我滚,滚……咳咳咳……”

程肖肖压根就是站着没动,只是嘴巴上溜了杨国华一圈,气的她在地上大叫。

她笑笑继续说,“我不会滚,我看你刚才给我示范的挺好滴,那您再滚一圈给我看看?”说罢,伸腿朝着圆滚滚的屁股上狠狠就是一脚。

杨国华起来在半空中抓了个空,身子不受控制的往前俯冲,终于撞到了外面的门才停了下来。

咣当!

大门跟杨国华的脑袋来了个清脆的撞击声响,悦耳动听。

程肖肖呵呵一笑,不管杨国华在家里耍宝,如何大叫,只是浑身痛快的拍了拍手。

然后,她也跟着出了家门。

吴丹凤已经出去有一阵子了,可人还没回来。

程肖肖算计着吴丹凤应该去村口老李家报喜去了,

那老李家跟吴丹凤是好姐妹多少年的交情了,两人婚后也经常来往,经常有事没事坐在一起互诉衷肠。

但在村子里,好事坏事也都成了坏事,好人坏人也大多成了坏人。

哪有什么姊妹情深,不过是想用自己身上那点优越盖住对方的缺点罢了。

既然吴丹凤还没回来,程肖肖也不想在家里坐以待毙,从侧门出来后直接往赵峰家里走。

记得上一世,她跟赵峰结婚不到一个月的时候,大堂姐就去她夫家大闹过,多多少少也知道里面细节。

男方家在村东头,路过村子中,需要走过一条羊肠小道。

这时候还没天黑,路上还算好走。

这条路,她上辈子不知道走过多少次,现在闭上眼睛也能知道脚下那巴掌大的地面上会有多大的石头。

赵峰家老房子门口有一棵垂柳树,此时还很小,歪歪斜斜的靠在木门边上。

赵家的木门虚虚掩住,院子里坐了个男人。

程肖肖一眼认出来,那个坐在门口破衣烂衫的男人就是他。上辈子折磨了她十年,后来设计毒死她的丈夫——赵峰。

此时的赵峰已经三十岁整了,喜欢斗蛐蛐,手上正编着才从芦苇荡子里拔出来的新苇。

赵峰听到声音缓缓抬头,看了过来。

碰!

程肖肖的心脏也跟着陡然跳动,滔天的恨意从四肢百骸聚拢上来。

她又出奇的镇定,只捏紧了因为激动而不住颤栗的拳头,勉勉强强挤出一个笑容出来,“赵,赵老哥,是我,程肖肖啊!”

小说《重生农女的彪悍人生》 第2章 安抚 试读结束。

是永军吖点评:

我最喜欢的穿越重生文,木有之一。没办法,风浮的感情描写的很细腻,《重生农女的彪悍人生》的故事戳我萌点,emmmm总之就是作者大大太厉害啦,我老喜欢这篇文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