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狂婿闯上门
狂婿闯上门

狂婿闯上门

作者:苍梧

状态:已完结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02-06 14:46:14

作者苍梧的小说《狂婿闯上门》主要讲的是:“嗯。”唐欣雨说道:“所以能不能拜托你照顾她两天?很简单,就辅导她做作业照顾好她就行。”我表示没问题,话刚说出口,我忽然间感觉不对劲,连忙问道:“你什么时候出差?”“周末,怎么了?”我深深吸了口气,脑袋里嗡的一声响,一股情绪在脑海里酝酿,唐欣雨果然在套路我。她为了不让我怀疑,先是用单亲家庭的孩子博取我的怜悯,让我没有办法拒绝,然后就给我安排了事情照顾孩子,好让我没时间调查她。
展开全部

狂婿闯上门:谎言和行动

沈梦妍见我突然这么说,偏着头问道:“什么呀?”

“我想让你在一个网站上注册个账号,过段时间和我参加一个俱乐部,没问题吧?”

说完我就用笔记本电脑打开了那个网页,网站这件事不可能瞒着,免得到时候参加聚会,沈梦妍又不肯了。

我把里面的内容给她看,同时注意着她脸色的变化。

看到上面隐晦的图片,沈梦妍的脸直接红到了耳根,粉嫩的脖颈衬着那一抹娇羞,真的是可爱极了。

沈梦妍歪着头想了一会儿,扭扭捏捏的握着裙摆,却又不敢看我:“这个……可以考虑一下,不过做那种事,有点……”

我当然知道她指的是什么事,我感觉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悸动,吸了口气好一会儿才压制住,随后笑道:“要是你介意的话,我会尽量避免的。”

话说到这里,两个人就陷入了沉默。

开车送她回家的过程,我有些忐忑不安,一直观察着沈梦妍的脸色,生怕她会反悔了。

路过护城河的时候,沈梦妍忽然打破了沉默:“朔阳,我答应你了。”

似乎是又想到了什么事,沈梦妍的脸又红了。

我故作惊讶的说道:“你男朋友不会介意吗?”

沈梦妍摇了摇头:“他不会知道的。”

随后我了解到,沈梦妍和她男朋友在一起三年了,这两年家里催结婚催的紧,但是她男朋友整天喝酒打牌,和一些小混混在一起,还在夜店乱搞,存的钱也都给糟蹋光了,真要结婚的话,连首付都没有。

我忍不住问道:“他在外面乱搞,你不生气吗?这一点应该是不能容忍的吧。”

“不敢发脾气…他还威胁我要敢分手就会发我果照报复我,而且他在道上混的很好,我要是交了新男友,还会用手段报复他。”

沈梦妍性格单纯,也有些弱势,对她男朋友说的话倒是完全相信了。

“梦妍,你男朋友这边的事不要太担心,这方面我也有个朋友,可以帮忙调查一下。”

“谢谢你。”

送沈梦妍回家之后,她主动向我要了网站的网址。

我回到家的时候,唐欣雨已经回来了,她刚洗完澡,正披着头发,裹着浴巾在沙发上翻弄着什么。

我不动声色的走过去,坐在她后面,眼神不带情绪的注视着她的腿。

睡衣的边沿拉得很长,堪堪盖住她那腿,上面没有再出现新的淤青。

我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她衣摆上,想要再看出些什么。

唐欣雨回过头来,见我在看她,顿时皱了皱眉头,换在平时,她肯定会说我两句。

“你在找什么东西?”我问道。

“嗯…我丢了一件内裤……”

随后她神色略微有些不自然的看着我:“是不是你偷拿我的内裤做了什么事?”

我摇了摇头,结婚后没有碰过她,也难怪她会这么想。这种小误会放平时我不可能生气,但那件内裤被我发现了,我还能不生气?

唐欣雨见我摇头,脸上终于出现些笑意,她仿佛松了口气,把翻出来的衣服一件件整理好,抱着脏衣服去了浴室。

我去浴室放水,唐欣雨很自觉的要出去了,我叫住她,翻出阿智给我发的照片:“对了,我今天路过你们公司门口看到了一辆很帅的路虎,好像是一个叫刘介军的经理开的。”

唐欣雨没有着我的道:“刘介军?我们公司里没有这个经理。”

如果说之前我没有留个心给她的公司打电话,说不定我就相信了,很显然,她不想让我知道这件事。

她在隐瞒。

我想当场把那件内裤拍出来,看她会怎样解释,但是凭我们现在关系的进展,除非我动怒了,否则她不可能会给我解释的。

所以我现在亮出底牌,就算唐欣雨出軌了,我也抓不到什么把柄。

操蛋!

想揭露她的谎言,就必须找出证据,除非跟踪唐欣雨撞到她和别人乱搞。

过了一会儿,我的手机响了,是沈梦妍,说有东西要我看看,过了一会儿,她给我发了一张截图,是和负责人八介的聊天记录。

“注册了号之后,这个负责人先让我填了资料,但是……他让我拍半luo照…”

我差点一口血喷出去:“那你拍了?”

沈梦妍发了个鄙视的表情:“朔阳,你们男人都是这么色吗?”

不等我回复,她就说:“不用担心,没有露脸。”

“能不能给我看看。”

说出这句话之后,沈梦妍就没有再回消息,我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心里有些忐忑,想打电话给她道个歉。

我冲洗了一下身子就准备出去了,没想到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映入眼帘的是沈梦妍的照片。

腿浑圆修长,合拢的没有一丝缝,穿着一件黑色les边的内裤,上身什么也没有穿。一只雪白的藕臂紧紧的护在胸前,仍然遮不住那对白。

看到照片的瞬间,我竟然有了反应。

还没等我从惊艳中回过神来,沈梦妍已经把照片撤回了,发了个娇羞的表情。

我问她负责人那边通过了没有?沈梦妍马上回复我,说已经通过了,最近俱乐部正缺少她这样的女生,所以随时都可以去,还说这个周末会有一个大派对,所有会员必须参加。

聊了一会,沈梦妍就去睡觉了。

我铺好了地铺继续在床边睡觉,她则是靠在枕头上,不断换台看着电视节目。

两个人距离很近,只有两米不到,我却感到已经有什么屏障把我们隔开了。

这几天我有在那个网站和八介沟通,他没有回复,我用电脑登录了网站,发现八介还是没有回复。

这八介该不会真的把我拉黑了吧。转念一想,起码沈梦妍已经通过了,如果是几天后的大派对,唐欣雨作为会员一定会去。

到时候我可以让沈梦妍拍下证据。

我一直在浏览换qi、俱乐部这样的关键词,也在某论坛上挖出了几条相关帖子,相比较国内,国外就要开放许多,所以相关的帖子也比较大尺度。

说起来有些不可思议,把自己的妻子送给别人搞,在俱乐部里却是最常见的事。

难道会有男人看到妻子和别人乱搞而兴奋吗?

看的越多,我就越是担忧,参加这种俱乐部的夫妻,妻子基本上可以算是公共物品了,丈夫也同样可以玩弄其他人的妻子。

越是想我就越觉得这个世界疯狂,我在大学也听过同学在附近的人聊天,约出来一些女人在酒店过夜,其中也会有一些长得漂亮,身材又好的新婚女人。

现在想想,或许有那种心理的男女不在少数,所以这个俱乐部才能运营下去。

正想着,躺在床上的唐欣雨忽然间探下头来,趴在床沿上看着我,这个姿势睡衣衣领大幅度的敞开,里面的两团雪白被挤压成肉嘟嘟的圆球,看上去比沈梦妍的还要大上一个规模。

我正好躺在床边,她的脸距离我很近,从结婚那天晚上开始,我们两个就没这么近过。

“朔阳,我想和你商量件事。”

这是唐欣雨第一次亲昵的叫我,我有点受宠若惊。

“因为我们已经结婚了,在法律上也是称为夫妻,所以在一些事上,我必须和你说商量,免得到时候不清不楚,双方误会了。”

唐欣雨能这么想,我倒是有点意外。

“我和同事要出差两天去谈一个会议,我同事有个八岁的女儿没人照顾。”

“孩子是单亲吗?”

我皱了下眉头,同情的说道。

“嗯。”唐欣雨说道:“所以能不能拜托你照顾她两天?很简单,就辅导她做作业照顾好她就行。”

我表示没问题,话刚说出口,我忽然间感觉不对劲,连忙问道:“你什么时候出差?”

“周末,怎么了?”

我深深吸了口气,脑袋里嗡的一声响,一股情绪在脑海里酝酿,唐欣雨果然在套路我。

她为了不让我怀疑,先是用单亲家庭的孩子博取我的怜悯,让我没有办法拒绝,然后就给我安排了事情照顾孩子,好让我没时间调查她。

真狠啊,女人玩起心计来,真的是防不胜防。

我极力的压制着情绪,随后笑着说没问题。

唐欣雨松了口气,笑着说看不出来你这么好商量。

好商量?商量着把老婆送给别的男人玩,才叫好商量?

我暗暗打定了主意,八岁的小孩已经懂事了,家里的东西不乱碰,不出去乱跑就不会出事,

为了防止唐欣雨回来后对小孩询问,我要是先给小孩一点甜头,让她不要乱说。

之后我会和沈梦妍在夜总会请假,一起去那个俱乐部,毕竟沈梦妍已经受到了邀请,她这样的会员是一定要去的。

俱乐部里人龙混杂,而且是这样不正规的地方,我可能会想办法混进去,防止有人对沈梦妍动手动脚。

日子平静的过了两天,很快就到了周五下午,我早早的和梅姐请了假,同时和沈梦妍打了招呼。

回家的时候,发现客厅里多了一个小女孩。

……

狂婿闯上门:万全准备

小女孩只到我胸口的高度,穿着一款淡粉色的洋装,粉白相间的百褶裙,脚下是一款清凉的白色凉鞋,带着婴儿肥的小脸还未脱去稚嫩,那对黑钻一样的眸子可爱怯懦的望着我,不断的往沙发后面躲。

“好可爱的小女孩。”我称赞了一下,随后蹲下身子平视着她:“你的妈妈没来吗?”

女孩看起来很怕羞,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说:“叔叔,我妈妈没来,她让我听你的话。”

我笑着揉揉她的头,然后在冰箱里拿了一瓶果汁给她,茶几上放着一大袋零食,看来都是唐欣雨给她准备的。

过了一会儿,唐欣雨从房间里出来了,还调笑我:“怎么样,没吓到嘉嘉吧。”

我白了她一眼:“难道我长得很吓人么?”

唐欣雨掩嘴偷笑:“没有,其实相处久了,你还挺耐看的。”

第一次听到她这么夸我,我倒是挺受用的,唐欣雨对我没以前那么凶,偶尔会示弱一下。

吃完晚饭,唐欣雨抱着嘉嘉在沙发上看电视。

我坐在唐欣雨旁边逗着嘉嘉,唐欣雨身子动了动,也没排斥我。

嘉嘉也很快和我熟络起来,没那么怕生了,一直甜甜的叫我叔叔,这个小家伙的出现,倒是为这个家里带来很多童趣。

说到嘉嘉,唐欣雨忽然变得唠叨了,不断叮嘱我要照顾好她,说嘉嘉不喜欢吃洋葱和青椒,对海鲜过敏。

可能是在外漂泊久了吧,或者是我想家了,那一瞬间我恍惚中产生了错觉。唐欣雨是我的妻子,而嘉嘉就是我的女儿,每逢周末过节,我会带着他们回老家看望我老爹。

可老爹已经不在了,唐欣雨和我只是合同关系,我们不可能有孩子,我也再不会有家了。

我只是在这座城市扎根的旅人,看上去什么都有,实际上一无所有。

晚上8点的时候,唐欣雨就开车走了,自始至终我没有看见嘉嘉的母亲,我点了根烟,嘉嘉可爱的皱着稀疏的眉毛,说叔叔不要抽烟,抽烟就不是和蔼的叔叔了,是坏坏的刘叔叔。

刘叔叔?

我打了个激灵,问她:“嘉嘉,你说的刘叔叔经常去你家吗?”

嘉嘉天真的回答我:“嗯…他还经常带不同的阿姨过来,和妈妈在房间里锁着门,妈妈一直惨叫,好像很痛的样子,刘叔叔最坏了。”

小孩子的感觉最单纯,这个刘叔叔,十有八成是带不同的女人和他妈妈玩3,可能我最近太敏感了,和刘介军沾边的字眼,都能让我有不好的念头。

“嘉嘉讨厌刘叔叔吗?”

“嗯……他不仅欺负妈妈,还欺负唐阿姨…”

听到这句话,我仿佛吃了一记闷棍,脑海里轰的一下,一片空白。

“刘叔叔会像对其他阿姨一样欺负唐阿姨是吗?”

“嗯…”

我笑了笑,笑得很是夸张,我给沈梦妍发了短信,让她做好准备,今晚早点睡。

我产生了冲动,从茶几上拿出钥匙,就要开车出去追唐欣雨。

嘉嘉有点被我恐怖的神色也给吓到,怯怯的说叔叔你怎么了,是不是嘉嘉惹你生气了?

我挤出微笑:“嘉嘉没惹叔叔生气,看完电视早点回房间睡觉哦。”

“那叔叔会给我讲睡前故事吗?”

嘉嘉很期待的望着我。

“会吗?”

看着眼前天真无邪的嘉嘉,我叹了口气,还是摇摇头把车钥匙放在茶几上,带着她回去睡觉了。

嘉嘉很听话,睡觉的时候安静极了,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有点睡不着。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我先去浴室洗澡提神,才做了早餐等沈梦妍过来。

为了确保万一,我给嘉嘉看过了阿智给我发的路虎照片,嘉嘉认出了上面的车牌号,一口咬定就是刘叔叔的。

在鑫禾烟酒上班,名字中有“介”字筛选只有两个人,总经理刘介军和设计部经理王介。

车牌号吻合,又是刘姓,两者重合一下,这个和嘉嘉的妈妈有关系的刘叔叔,无疑是刘介军,同时也能确定,这辆车的主人就是刘介军,而且刘介军和唐欣雨很有可能在背着我乱搞。

听嘉嘉的描述,两个人明显不是第一次了。

门铃响了,我打开门,是沈梦妍过来了。

梦妍一进来我看到了坐在桌旁安静吃饭的嘉嘉。

“好可爱的孩子,朔阳,这就是你昨晚跟我说的嘉嘉吗?”

“嗯……嘉嘉,碗筷放在桌上就行了,过会儿我来收拾。”

看到嘉嘉熟练的抱着碗盘去厨房洗刷,我倒是有些好奇了。

八岁的年纪,应该是被父母捧在手里宠,而嘉嘉不一样,早上我做饭的时候,她还帮忙拖了地。

这和家庭有关系,在我再三追问之下,嘉嘉说她妈妈平时就不管她,也不做家务,所以除了做饭之外,其他的都是嘉嘉做。

我从车库里把车倒出来,梦妍坐在副驾驶的位置,透过别墅的窗户我忽然看到嘉嘉在怯懦的看我,我有些不忍心,就把嘉嘉接到了车上。

“你看,说好了要把嘉嘉留在家里,到最后你还是不忍心。”梦妍抿着嘴唇,脸上的笑意却更盛了。

“嗯,八介最近有和你聊过吗?昨天那个地址是不是真的?”

我转移了话题。

“嗯……他最近有找过我,问我愿不愿意作为女伴和他一起参加派对。还说到了这个地址,他会找人来接我也可能亲自来。”

看样子这八介是缠上沈梦妍了。

我马上给阿智打了电话,问他有没有查到这个俱乐部的具体地址。

阿智有些犯难,说只能确定在城西近郊。

我皱起了眉头,因为八介给的地址也是城西近郊客运站的位置,近郊大了去了,如果找不到俱乐部确切的位置,就只能听从八介的安排,让沈梦妍和八介见面。

就在昨天下午的时候,我有找梅姐谈过,问她这个地址,梅姐却是闭口不言,再三询问,她也没有说,我只好作罢。

我其实也不抵触沈梦妍和八介见面,我叔叔是市级散打教练,我跟他学过一年的散打,之前在健身房也做过私教,放倒两三个普通人没问题。

见面之后,我刚好可以确认八介是不是刘介军,就算他敢对沈梦妍动手动脚,我也不会让他得逞的。

盘算好之后,我载着沈梦妍和嘉嘉来到了城西近郊客运站,为了不让对方发现,我还特意让沈梦妍从客运站附近的小巷子里下车,让她步行,然后开车远远的跟过去。

嘉嘉倒是兴奋极了,问我是不是在玩侦探游戏?

我笑着回答她说是。

此刻沈梦妍就是我放出的诱饵,我在等作为猎物的八介上钩。

把沈梦妍想成这个我心里很歉疚,不过这次阿智和梦妍都帮了大忙,这个人情迟早会还。

阿智在第一次来我家的时候就问过我,说我在乎唐欣雨吗?

当时我没有回答他,现在我心里已经有了肯定的答案,

如果不在乎,我何必苦苦寻找真相?

我是在乎唐欣雨的,我们已经领了结婚证,办了婚礼,实质上还是夫妻。

再加上我在外面漂泊了很多年,已经没有家了,我内心是很渴望安定的。

但我心里又开始纠结那个问题,如果唐欣雨真的出軌了,我真的能原谅她吗?

胡思乱想了一阵,我把卡宴停在了客运站旁边,我注意到沈梦妍接了电话,最后她挂了电话,给我发了一条短信。

“朔阳,他们给我打了电话,说给我开个实时定位,让我一个人过去。”

我回复她不用着急,你先一个人进去,我尽快跟上去。

不得不说,八介这个人倒是挺谨慎的,他那个位置是能看见沈梦妍的,所以让她遥控上楼。

沈梦妍没有回复我,朝着街道的某处走去了。

我安抚了一下嘉嘉,告诉她车里有零食和水,并且给了她一手机,告诉她乖乖待在车里,不要乱走。如果有事,就打上面的四个电话。

第一个电话是我的,如果我这边没出意外,可以第一时间赶过来,第二个是梅姐的,号码也是我给梅姐留下的,我知道了她的家丑,所以有问题她也可能会帮我,第三个是阿智的,第四个是报警电话。

我不想嘉嘉出任何事,所以做了充分的准备。

我从旁边的小道穿过去,远远的看着沈梦妍,看见她向着一个茶楼进去。

我观察着周围,又从小道穿过去,先沈梦妍一步走进了茶楼。

梦妍看到我着实有些惊讶,我瞪了她一眼,要她不要声张。

梦妍会意的点点头,顺着木台阶上了二楼,二楼都是一个个独立的雅间。

我找到了老板,说要在二楼包雅间,没想到老板拒绝了我,说二楼已经有人包了。

我隐隐有了一丝担忧,生怕梦妍会出事,否则我会内疚一辈子的。

为了防止这件事,我也做了准备。

梦妍带着两部手机,一部抓在手里,另一部保持通话静音状态,藏在了内兜里。

所以梦妍这边有任何谈话和动静,我都能听得一清二楚,只要稍有不对,我就会冲进去。

雅间不大,一个包厢里最多能有五六人,就算打不过,我也能带梦妍逃出来。

我插着耳机,泡了一杯普洱茶,假装浏览着网页,很快耳机里就有了动静。

声音很小,我听得不太清楚,只能勉强辨别这些人在邀请沈梦妍做女伴。

……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天祥吖点评:

《狂婿闯上门》这本书的人物特点塑造的很形象非常好而且内容也很新颖我很喜欢。这年头儿能找到这么好看的一本书也是不容易了,我非常推荐大家看这本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