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绑架全世界
绑架全世界

绑架全世界

作者:香蕉里面的巴拉

状态:连载中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0-11-30 10:13:46

作者香蕉里面的巴拉的小说《绑架全世界》主要讲的是:毕竟老者不是聋子,刚才四人这么大动静,早就已经惊动了他。李孝龙上前搭话:“老爷爷,你们刚才是在干嘛呢?是在拜山神吗?”那老者眼眸深邃的看了一眼四人:“这是祷告,也是祈求,我在祈求山神收回这个洞穴,否则它会害人。”“老爷爷,一山洞怎么害人啊。”“这可不是普通的山洞,这是老天对我们的惩罚,我们破坏了大自然,老天就要对我们进行惩罚。你们四个,下山去吧,这个山洞不能靠近,不然谁都没有好下场。”
展开全部

半枚玉佩-香蕉里面的巴拉

快到山洞的时候,出于安全,许丹琴还是提醒道:“我们还是要注意安全,毕竟这不是开玩笑的。”

“行,知道了。”李孝龙答应的最快,几人之中最不让放心的就是他了。

神秘洞穴在井口山山腰处,从人工建造的楼梯上去后,往左拐进一条小路,就能到洞口。

由于连续半个月的雨,此时的小路泥泞难走,不一会儿,几人的鞋子就沾满了泥巴。

这里都是黄泥,黏鞋,几人走了没一会,脚底板就沾满了厚厚的黄泥。

“先把黄泥处理一下吧。”楚云飞停下来,随手在旁边折了几根小树枝给了几人:“这黄泥沾鞋,这路怕是不好走了,你们有没有谁知道还有多少路啊,我是没来过这里。”

李孝龙扶着一棵树,翘起一只脚,拿着树枝撬鞋底的黄泥,其余几人效仿他的样子,也各自处理脚下的黄泥。

章晓云指着前面的那座像井口一样的山说:“我以前来过一次,按照谣传,应该就在前面那座山的山腰,按照我们现在这个速度,最多五分钟就到了。”

一听近在咫尺,几人瞬间就热血起来。

处理完鞋底的黄泥,李孝龙带队,立刻加快步伐,不出三分钟,几人到达了神秘洞穴所在的开发空地。

不过很失望,果真如老大爷所说,前面已经被栅栏围住。

这些栅栏有人那么高,一眼看去,根本看不见里面的情况。

章晓云有些气馁的说:“这栅栏挺严实的,看来我们与那神秘的洞穴注定无缘啊。”

许丹琴看着严严实实的栅栏,内心很失望,本以为今天来到这里能涨点粉,现在看来不跌几个粉就不错了。

“唉~”许丹琴一个叹气,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不过可以开个直播和粉丝们说说情况,相信这些人还是会原谅她的。

许丹琴刚掏出手机,楚云飞就凑过来问:“我说小丹,小云,你们手机有信号吗?”

许丹琴一看,手机信号零格,她摇摇头。

“我的也没有。”章晓云皱起眉头:“这井口山不是有信号塔啊,这信号不该这么差啊。那个孝龙,你的有吗?”

三人回过头,发现李孝龙竟然不见了。

这时右侧的栅栏口忽然传来李孝龙的声音:“你们快过来。”

三人闻声过去,只见那右侧的栅栏底下居然有一个半人高的洞,刚好足够一个人钻过去。

这洞很明显是人为造成的,那些掰下来的残渣还扔在李孝龙的脚边。

楚云飞一看,脸色都变了,忙问:“李孝龙,这是你干的啊?”

“怎么可以这样?这属于破坏公共财产啊。”章晓云也是极其不赞同这种做法,瞬间对李孝龙的好感度减一。

许丹琴虽然不甘心,但也不会因为不甘心做这种事情。

“李孝龙,这个你真的不应该这么做,这太没素质了。”

李孝龙见大家都误会了,急忙摆手解释:“你们误会我了,这不是我弄得,我来这的时候,这洞就已经在了。”

楚云飞指着残渣:“你看这破坏程度,很明显是人为的啊,这里除了我们,难道还有——”

话还没说完,那栅栏里面传来一个老沉的声音:“山神大人啊,请求你不要发怒,收回这个可怕的洞穴吧。”

里面竟然有人,这下李孝龙彻底证明了清白,但同时李孝龙也着急了,被人捷足先登了。

“遭了,被人抢先了,不行,我今天一定要进去看看。”

李孝龙一个俯身,像只老鼠一样,弯腰就钻了进去。

神秘的洞穴本身就存在着神秘色彩,更何况洞穴近在咫尺,人都是一种好奇的动物,见李孝龙钻进去,三人也是急不可耐,但谁都没有抢先跨出那一步。

“既然不是李孝龙干的,那是不是意味着和我们没有关系。”章晓云说话的时候眼睛还朝着里看。

“对,和我们没有关系。”许丹琴自然明白章晓云的意思。

楚云飞摸着大肚子,直接把章晓云的话给翻译了出来:“既然没有关系,那我们进去看看应该也没事吧。”

几人相互一看,不谋而合的弯下腰,依次钻了进去。

栅栏背后是一块空地,原本是计划在这里建造一个凉亭,后来因为土质问题就一直荒废着。

神秘的山洞就在空地的前方,虽然外面能够被太阳光照射,但山洞内部还是漆黑一片。

洞穴是在平常不过的洞穴,足够容纳一个人笔直进入,但那昏暗的洞穴深处,却总是有一阵怪异的感觉。

山洞面前,一位老者和一个孩子虔诚的跪在地上,他们的膝盖陷进黄泥里面,双手合十闭眼祈祷。

李孝龙等人的闯入,并没有打断老者的祷告。

“山神大人,请你收回洞穴,不要再害人了,我愿用我的余生来换回你的饶恕。”

许丹琴三人钻过栅栏,看到老者和孩子。

“他们在干嘛?”许丹琴询问。

李孝龙回答:“不清楚,好像在祷告吧,我听说这井口山附近的村民都挺信封迷信,无缘无故冒出个山洞,肯定以为是山神在作怪了。”

“那外边的栅栏就是他们干的喽。”章晓云还在纠结是谁破坏了栅栏,毕竟说不清楚,会引火上身。

楚云飞看了看那个洞穴,拿出手机就拍了一张照片,顺便将老者和孩子也给照了进去。

“手机也没有信号,看来我们今天的直播算是泡汤了。”

许丹琴也拿出手机咔擦咔擦的拍照,直播虽然泡汤,但手机还能拍照,留点证据,也可以向粉丝们说明情况。

几人随意拍了几张照片后,老者和那孩子起身,他们转身看到许丹琴四人,并未表现出吃惊的表情。

毕竟老者不是聋子,刚才四人这么大动静,早就已经惊动了他。

李孝龙上前搭话:“老爷爷,你们刚才是在干嘛呢?是在拜山神吗?”

那老者眼眸深邃的看了一眼四人:“这是祷告,也是祈求,我在祈求山神收回这个洞穴,否则它会害人。”

“老爷爷,一山洞怎么害人啊。”

“这可不是普通的山洞,这是老天对我们的惩罚,我们破坏了大自然,老天就要对我们进行惩罚。你们四个,下山去吧,这个山洞不能靠近,不然谁都没有好下场。”

很多情况下,你不说还好,你一说,就把这人的好奇心给勾起来了。

如果老者不说这些话,许丹琴他们倒有些恐惧的心理,老者这么一说,四人的好奇心就把恐惧心理扼杀在了摇篮。

一路上话不多的楚云飞此时也走上前询问:“老爷爷,谁都没有好下场是什么意思啊?”

老者并未回答,而是轻声叹气道:“只可意会不能言传,山神就在背后看着我们。奉劝你们一句,赶快回去吧,千万不能进洞,这个洞穴会吃人。”

八卦的女人-香蕉里面的巴拉

“什,什么?吃人?”李孝龙难以置信了,甚至觉得好笑了,心里想着:你当这山洞是怪兽啊,还吃人,我好怕怕啊。

老者不在多语,孺子不可教,就无需多语,牵着小孙子的手往栅栏的洞口走。

当路过许丹琴身边的时候,爷孙两人停了下来。

孩子瞪着大眼睛盯着许丹琴。

“小朋友,姐姐的脸上有什么东西吗?”许丹琴蹲下身询问。

孩子摇摇头:“姐姐,我送你一个东西,是一个大哥哥托我给你的,他说这个可以救你的命。”

孩子从兜里拿出半枚手掌大小的玉佩。

那玉佩是半条鱼的形状,从色泽来看,不像是什么珍贵的东西。

未等许丹琴反应,孩子已经把那玉佩塞进了许丹琴的兜里。

爷孙两人头都不回的就走了出去。

这一幕,另外三人是没看到,在爷孙二人起身之后,三人已经来到了洞前张望。

许丹琴伸手摸了摸兜里的玉佩,看着那早已消失的爷孙二人,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可能是我太受小孩子欢迎了吧。”

许丹琴有些沾沾自喜,掏出玉佩观摩,这色泽还行,与那地摊上十几块钱的小吊坠不分上下,最多二十块,多一块都不行,想着也没多少钱,就暂时性的收下了。

此时,李孝龙三人正在洞口张望,先前的恐惧早已消散,现在留下来的都是好奇。

黑漆漆的洞口犹如猛兽的血盆大口,李孝龙拿出手电筒往里照射,由于洞穴太深,光散射开来,根本就看不见里面是什么东西。

“你说这里面到底是干嘛的啊?”章晓云询问。

楚云飞说:“我听我爷爷说,这井口山以前抗战的时候挖过很多防空洞,你们说这里会不会就是防空洞啊。”

李孝龙将手电光往头顶照射,靠近洞口的地方有一盏煤油灯。

“这个山洞好像不是天然形成的,是人为的,可能真的如楚兄所说是防空洞。要不我们进去看看?要真是防空洞,里面没准会有先人留下的东西,拍几张照片,也好和粉丝炫耀下。”

许丹琴看着旁边坍塌下来的黄泥说:“别了吧,很危险啊。”

“难道你就不想进去看看?”这次换成章晓云迫不及待了。

当然,许丹琴嘴上这么说,心里也是很想进去看看的,从小她就有一颗冒险的心,无奈被父母扼杀在了摇篮,现在有一个大好机会放在眼前,虽说危险了点,但冒险哪有安全的。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四人相互看了看对方,似乎在无声中已经默认了下来。

“我靠,快通啊。”杜子腾不断按着许丹琴的号码,试了十几次还是传来不在服务区的提醒。

“不会是出事了吧?”

杜子腾有种不祥的预感,刚要起身,服务员端来了卡布奇诺。

扑鼻而来的香味,一下子将杜子腾吸引,身上不安的情绪,随着香味就消散了。

他坐下身,喝了一口咖啡:“应该不会这么巧吧,肯定是我太多虑了。”

就在这时,咖啡厅的门铃叮咚一声,两个画着浓妆的年轻女子走了进来。

他们胸前挂着海盐市电视台的工作牌。

两人在杜子腾右侧的空位置上坐下,其中一个高个子的女人说:“服务员,一杯卡布奇诺。小媛,你喝什么?”

“昨晚没睡好,要杯焦糖拿铁吧。”

“怎么了?我看你今天精神不好啊。”

那名叫小媛的女子一个叹气说:“还不是昨天宋天悦他们那件事情,害的我加班到半夜。”

“又是宋天悦那个小贱人。这小贱人今天的香水味真是熏死我了,和她身上那股骚味一混搭,绝配啊。我说小媛,我听说你们部门,昨晚去过井口山的同事都请假了啊。”顿了顿,“当然,除了宋天悦那个小贱人。”

“嗯,都没来上班,我听领导说,他们好像都请了病假?”

“病假?怎么回事?我听说昨晚他们失联了啊。”

“对啊,这件事情很奇怪啊,六点多我们和那边通讯就断了,原本以为只是小小的通讯中断,结果等了半小时,那边也没有任何反应。我们试着联系宋天悦和那几个工作人员,结果那些人都失联了。台长说可能是最近连续下雨,影响了那边的信号,早在出发之前,台长就已经想到了这种情况,所以出发前就对宋天悦说,如果出现通讯问题,就先回来。”

“后来呢?我不是听说,他们是半夜回来的。”

“对啊,我们一直等到八点多,宋天悦他们也没有回台里,按照电视台到井口山这点距离,他们早应该回来了,后来我们又等了一个小时,还是不见他们的人影。台长让技术人员查查电视台的车在哪,一查,发现那车竟然还在井口山没动过。”

“不会吧,通讯都断了,他们还在那里干嘛?”

“我们也不清楚啊,后来到了半夜,台长才收到短信,说是车子坏了,几人现在才回到家里。今天早上,台长找宋天悦聊天了,宋天悦有些支支吾吾,好像在隐瞒什么东西。后来我听其他同事说,其余几个人都请了病假,好像要休息好多天。”

“你说这些人是不是沾惹了什么脏东西啊。”

“别胡说,哪有什么脏东西啊。”

“就那个山洞啊,我跟你说件事,你可千万别和别人说,你们那个摄影师池国盛不是和我一个小区的。”

“对啊,他今天没来上班,好像听说得病了。”

“我跟你说啊,今早我老公去出差,很早就起来了,下了小区就看到那池国盛鬼鬼祟祟的往垃圾箱里面扔东西,我老公一时好奇,去看了眼,是一张床单,上面全是粘稠的液体,还有一股腥臭味。我老公和我说这件事情我一开始还不相信,直到起床后,我路过池国盛那层楼,闻到这股腥臭味,我才相信他说的都是真的。”

“腥臭味?池国盛杀鱼了?”

“我的小妹妹啊,你和我想的一样,我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后来我在电梯里面遇到了池国盛,你猜怎么着,他一进来,这电梯就一股骚味。当时他穿着卫衣,盖着脑袋,我还看不清楚,下电梯的时候,我崴了一下脚,不小心拉了一下他的衣服,我看到他的手全是水泡。”

小媛做出一个作呕的表情:“你别说了,我这咖啡都快喝不下了。”

“你可别以为我是在吓唬你,这都是我亲眼所见的。我老公的爷爷不是看相的嘛,他一看到这个神秘山洞的报道,他就说那里不能去,有一股煞气。我猜啊,这些人昨天肯定是在洞里沾了什么脏东西。”

小媛倒吸一口气,简直就是听了一个鬼故事。

一旁竖着耳朵的杜子腾也是听得出神,后背一阵冷汗,这么邪乎?确定不是某本小说的情节?

小媛问:“你说他们是进洞染的病?那宋天悦怎么没事?昨晚她们都在一起,肯定也一起进去的。”

“宋天悦这个小贱人,你没发觉她今天也有些奇怪吗?平时来上班,都是穿着那种显身材的衣服,今天这身打扮把自己包的跟粽子一样,还把自己弄成了一个香水体,我看那,她是在掩饰。”

杜子腾看了那女人一眼,心理啊呸一声,包的跟个粽子,那也比你这身材要好。

小说《绑架全世界》 第6章 半枚玉佩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庚子小娘子点评:

《绑架全世界》是由香蕉里面的巴拉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人物性格在作者的刻画下每个人都有鲜活特点体现,剧情引人入胜,总会出乎我的预料,下午茶时间还有什么比喝着茶读本好书更惬意的事情呢。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