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末世 > 撩倒机器女友
撩倒机器女友

撩倒机器女友

作者:铵释菟籽

状态:已完结分类:科幻末世

时间:2020-12-16 11:19:09

小说撩倒机器女友,是由作者铵释菟籽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事到如今,李沁洋只能这样默默地陪在她的身边,尽自己的全力去支持她。她要报仇,他就化身成魔鬼,为她推波助澜;她若累了,他就让她依靠,变成她停泊的港湾。一路无话,车缓缓地在雨夜中行进,车灯昏暗的光线被雨点打碎,变得有些支离破碎,犹如唐烟暖此时的内心。“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李沁洋忍不住开口打破了车厢中的静谧。“回公司,等着接受公司处置。”唐烟暖木然地望着被雨水洗刷的车窗,语调平淡,“这回,盛家一定会退货。”
展开全部

物是人非

唐烟暖转过头来,看着李沁洋满是愧疚的脸,淡然地应道:“不关你的事,一切都是我自己造成的,这是我应得的报应。我这样活着,就是为了赎罪,就是为了亲手让那些人付出代价!”

“暖暖……”

李沁洋眼中尽是痛惜,却因知再多劝无用,只能沉默以对。

他多希望一切能回到从前,他虽然卑微,虽然给不了她什么,虽然只能远远地看着她,但她是快乐和完整的,不像如今形同一具失了灵魂的躯壳,冰冷且空茫。

或者,他当年能勇敢地去争取,阻止她陷入那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里,是不是而今一切都会不一样?

再或者,他能早些回国,早些站在她的身边给她依靠,她也不至于变成现在这样!

一想起这些,李沁洋就会懊悔不已。

重逢后的无数的黑夜里,他彻夜难眠,一根接着一根地猛抽着烟,甚至愤怒地去挥拳击碎了窗上的玻璃,只因为见到这样的唐烟暖,他实在太过心痛!

时间不能倒流,这世上唯一缺的,就是那一剂后悔药。

唐家对李沁洋而言,恩同再造;而唐烟暖对他而言,更是他一直的精神支柱。过去努力奋斗的那么多年,他为的不就是有朝一日,他能有底气对唐烟暖的父母说出那句话么?

“叔叔阿姨,你们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暖暖!”

这句话在李沁洋的心里徘徊了不知多少次,但却一直没有机会说出口。曾经不说是因为他自卑,觉得自己不配;而今他有了这样的能力,却已物是人非。这话也就这样烂在了李沁洋的肚子里。

事到如今,李沁洋只能这样默默地陪在她的身边,尽自己的全力去支持她。

她要报仇,他就化身成魔鬼,为她推波助澜;她若累了,他就让她依靠,变成她停泊的港湾。

一路无话,车缓缓地在雨夜中行进,车灯昏暗的光线被雨点打碎,变得有些支离破碎,犹如唐烟暖此时的内心。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李沁洋忍不住开口打破了车厢中的静谧。

“回公司,等着接受公司处置。”唐烟暖木然地望着被雨水洗刷的车窗,语调平淡,“这回,盛家一定会退货。”

李沁洋握着方向盘的手不由紧了紧,面色冷肃,“暖暖,你就没想过离开R公司么?”

唐烟暖苦笑一声:“沁洋哥哥,你曾经在R公司工作那么多年,有听过哪个高端产品能真正离开R公司,摆脱公司的掌控么?”

不待李沁洋接话,唐烟暖继续说着,“哥哥你当年只是在R公司工作过一段时间而已,然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和R公司也只是看似没有关系了,但私底下,你仍旧受到R公司保密协议的制约不是么?”

李沁洋没有说话,只是死死地扣住方向盘,神情凝重。

唐烟暖说得没有错,自从R公司的高端仿真机器人问世以来,还从来没有过机器人彻底脱离R公司的先例。即便是如唐烟暖这样的私人订制,虽说在权属上是归属于订制她的主人,但实际上她却永生都受制于R公司。

“你知不知道被订制人退货,对你非常不利?”李沁洋一边开着车,一边目视前方,很是担忧地问道。

“知道。”唐烟暖不以为然,看着手上刚被缝合的伤口,漠然地应道,“大不了就是再回炉再造,重新走一遍原来走过的老路……”

话未落音,李沁洋忽然猛打方向盘,一个急刹车将车停在了路边。因为刹车太猛,唐烟暖一个踉跄险些撞到了挡风玻璃。

李沁洋眼疾手快地伸手挡住了唐烟暖,顺势将她抱入怀中,声音低沉压抑,“暖暖,跟我走吧,我跟公司申请,将你买下来。”

唐烟暖形同木偶地仍由李沁洋抱着,一动不动,木然冷肃地回绝着李沁洋:“沁洋哥哥,你不要管我了,真的。你就当我已经死了吧。”

李沁洋理了理唐烟暖潮湿的长发,眼圈发红喉中哽咽,“暖暖,我是看着你长大的,你就像……就像我的亲妹妹一样,你让我如何能看着你受这样的罪却对你不管不顾?你告诉我要怎样才能做到?”

“沁洋哥哥,你回美国吧,不要再为了我留在国内了。你有你自己的生活,不该被我拖累。”唐烟暖定定地看着情绪低落的李沁洋,淡淡地说着。木然的口吻之中,带了那么一丝乞求的意味。

“不,我不会回美国。”李沁洋有些懊恼泄气,松开了抱着唐烟暖的手,捏紧拳头语气坚定,“暖暖你忘了?我是盛暮城的私人医生,盛家可是花了重金聘请的我。现在我的病人在国内,我自然也不能走。”

气氛再度变得沉闷起来,唐烟暖垂了眼睑轻轻一叹,“算了,还是先送我回公司吧。或许你能和杰克说说情,你们是老同事了,看能不能让他们不要将我回炉再造……”

唐烟暖暗下攥紧了手心,咬了咬牙,带着恨意的字句从牙缝中迸出,“毕竟,我已经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耐性等待再度出厂了。看到那些人活得若无其事自在逍遥,我真的不能再等了!”

李沁洋无奈地按了按眉心,他是拿唐烟暖没有一点办法,不得不妥协,“我尽力去帮你和杰克周旋……”

“谢谢你,沁洋哥哥。”唐烟暖软下声来,犹豫片刻,终是忐忑地问出了口,“他……的病,究竟能不能治好?”

李沁洋眼中闪过一丝黯淡,沉声答曰:“暖暖,你应该知道我从来不会公私不分,对病人我更不会懈怠和不尽力而为。盛暮城是我的病人,我自然是一直在尽全力为他医治。”

“他当年因为你的死,精神受到了重大的刺激,虽然不至于像你母亲那样神志不清,但却不受控制地时不时犯病。”

李沁洋说着,扶了扶眼镜,“要想让他彻底好起来,除非……”顿了顿,李沁洋转头看着唐烟暖,“除非曾经的暖暖能活过来。”

唐烟暖默默地听着,低垂着眼眸,不发一言。

救我儿子

车厢再度静谧下来,唐烟暖垂眸一言不发。曾经的她,已经活不过来了,就如她那支离破碎的家,再无可能拼合成昔日幸福的模样。

最终李沁洋的手机铃声打破了让人有些窒息的静谧,电话那头盛家夫人贾馨梅焦急的声音传来。

“李医生,你赶紧过来看看,这边情况不太好……”

“我马上到。”

李沁洋挂断电话,看了唐烟暖一眼,唐烟暖紧咬下唇,神情冷漠。然李沁洋却知道她心中从不曾放下那个男人。

“盛家让我带你回去,你怎么看?”

“他们不退货?”唐烟暖有些意外,都走到这一步了,难道盛暮城还不肯死心么?

“盛夫人说,盛少醒了,要见你。”李沁洋推了推眼镜,顺势将眼中的犹豫掩藏,“暖暖,你可以不去,决定在你。”

“公司那边,我会跟杰克打招呼,让他尽量先瞒着上头,然后咱们再慢慢想办法。盛家的赔偿金,你也不用担心。我希望你可以慎重考虑。”

李沁洋握了握她的手,“暖暖,我希望你不要再掺和进去,盛家和秦家已经定了亲,两家的利益相连,盛家又怎么可能与秦家反目?”

唐烟暖神情木然地望着李沁洋,眼底尽是无可撼动的坚定,“没试过怎知不可能?沁洋哥哥,你应该清楚,我要的并不是某些人偿命而已,我要的是让他们体会那家破人亡生不如死的滋味!”

抽回被李沁洋紧握着的手,唐烟暖的眼中满是恨意,继续咬牙切齿,“秦家在鹏州的根基如此深厚,唯一有可能击垮秦家的就是盛家。我不能放弃留在盛家的机会。”

李沁洋显得落寞担忧,一双黯淡的双眸中漾动着飘忽不明的心绪,“你既然是这么想,为什么不和盛暮城摊开了来明说,他……也许会愿意帮你……”

“他若帮我,五年前就不会对我不管不顾。现在……他将自己困在迷局中走不出来,不过是因为我的死而愧疚罢了!”

唐烟暖望着漆黑的雨幕,仿佛又回到了五年前的那个惶恐无助的雨夜,冰凉与潮湿在心底蔓延,让她整颗心都酸涩不已。

是啊,五年前他都不肯因她而与秦家为敌,而今她又怎还会抱有那么不切实际的虚妄。

“如你所言,秦家和盛家并立在鹏州多年,如今强强联合,更是势不可挡。”唐烟暖的声音愈冷,渐露锋芒,“可我不会让他们好过,秦家每一个人,都要付出代价!”

李沁洋轻叹一声,忽然问:“暖暖,当年盛暮城没有出手帮你,你恨过他么?”

唐烟暖目视前方,眼中空茫没有接话。

李沁洋不咸不淡地笑笑,似在缓解气氛,也是掩藏自己的尴尬与无趣,“罢了,当我没问过。”

其实,答案再明显不过。

他其实并不希望她恨着,他只希望她能忘了。然实际上,她不曾恨过,更不曾忘记过。

……

盛家大宅,贾馨梅坐立不安地在大厅内张望着门外,待李沁洋的车驶入院内,贾馨梅立马起身迎了上去。

“李医生,你总算来了!”

微微颤抖的声音,将这个表面优雅沉稳的女人不安的内心尽展无疑。

“我走的时候给盛少注射了镇定药物,怎么还会发病不受控制?”

李沁洋一边往厅内走着,一边不解地问着贾馨梅。贾馨梅有些犹豫地看了一眼跟在李沁洋身后的唐烟暖,双手颤抖地将那块亮晶晶的手表递到他的面前。

“他没有发病,他是把手表摘了将自己反锁在屋内,不准任何人靠近……”

贾馨梅脸色泛着惊恐的惨白,眼中透露出的担忧与恐惧,让唐烟暖的心中莫名的不安。

这些日子,那块手表一直戴在盛暮城的左手手腕之上,从未摘下来离过身。那并不是唐烟暖所熟知的品牌,似乎也是私人定制。

而今贾馨梅如此惶恐郑重地同李沁洋提及此物,想来这块手表的来历并不简单,似乎它的功用不单单是一块手表而已。

果然,李沁洋在见到贾馨梅手中的手表之后,也陡然变得格外严肃起来,眉心皱了皱,也没再多问蹭蹭地就上了楼。

盛暮城的房间门紧锁,李沁洋转头问盛家人:“没有盛少房间钥匙吗?”

贾馨梅上前递上钥匙,手不住地颤抖着,“有钥匙,可是城儿他……他说谁擅自进了这扇门,他就……他就……”

李沁洋不由分说地将钥匙夺过来插入锁孔,刚准备将门把手拧开,贾馨梅却无比担忧地拉住了他的手,“李医生,不行不行,城儿他手上有枪……”

李沁洋眼中流露出焦灼的神态,语调阴沉冷潋,似隐约带着些质问与抱怨的意味,“盛少怎么会有枪?!国内是不允许持枪的,他的情况这样,你们怎么可以如此大意!”

贾馨梅神色有些不自然,避重就轻道,“现在说这些都晚了,得先想法子进去让他把枪放下,把手表戴上!只是现在这样贸然进去太危险……”

言毕,贾馨梅将目光投向了一直跟在李沁洋身后没有出声的唐烟暖。

李沁洋心中顿时了然,静默在一旁双拳悄然紧握,盯着贾馨梅的眼神中暗藏阴鸷,却极力隐忍不发。

原来所谓的盛暮城要见唐烟暖是假,贾馨梅让他将唐烟暖带过来,不过是觉得她是一个没有生命感知的机器人,想利用她来冒险接近危险系数升级的盛暮城而已。

刚欲阻止,却见唐烟暖会意地上前接话,“夫人,让我去吧,你们进去实在太危险了。我是机器人没有关系。”

李沁洋看着神情木然的唐烟暖,心中的担忧从暗沉的双眸之中悄然无声掠过。此刻当着贾馨梅的面,他自然不能露出丝毫破绽,只能捏紧手心沉默以对。

此时,他选择这么做,只因为心中亦怀着一丝期望:或许盛暮城不会伤她……

贾馨梅定定地望着唐烟暖,承诺道:“如果你能救了我儿子,我会考虑不向R公司退货,让你继续留下。”

唐烟暖面色无波地点头应着,“多谢夫人给我机会,我一定尽力而为,不再让夫人失望。”

房门缓开,唐烟暖怀着忐忑踏了进去。

房间内没有开灯很是昏暗,唐烟暖感觉脚下全是被盛暮城摔得凌乱破碎的不明物体,即便她已经足够的小心并放轻脚步,然依旧不免踩出嘎吱的碎响。

“滚!谁让你们进来找死的!”

黑暗中盛暮城冷冽的声音传来,可唐烟暖却并未停住脚步,继续在黑暗中摸索着向前。

“滚!听到了吗?滚出去!!”

盛暮城烦躁不安地低吼着,紧接着,“砰”地一声枪响惊彻了雨夜!

整个盛家大宅中的人都被惊住!面面相觑!

而房门外的李沁洋,更是觉得心惊肉跳,霎时间脑子里头炸开,仿佛周围的空气都变得稀薄起来,让他的每一寸呼吸都无比艰难。

暖暖……

李沁洋心中揪成一团,再也淡定不下来!

小说《撩倒机器女友》 第9章 物是人非 试读结束。

春萍mm丶点评:

《撩倒机器女友》是由铵释菟籽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反反复复看了好多次,这本书内容一环扣一环,剧情棒!文笔好!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