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媚笑帝王业:凤惑天下
媚笑帝王业:凤惑天下

媚笑帝王业:凤惑天下

作者:晓云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4-07 14:41:46

段沐嫣在《媚笑帝王业:凤惑天下》里面是一波三折,晓云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想到此处,段沐嫣低眸浅行,不由的加快了脚步,淡青色衣裳随风而摆,衣袂翩跹。倏的,一道身影赫然出现在段沐嫣面前,没有任何预兆,惊的段沐嫣急急后退两步,险些跌倒,稳了心神在确定手中汤药没有损洒之后,段沐嫣方才抬眸,正看到一位年纪相仿的女子挡在自己面前!身着碧绿翠烟衫,外披翠水薄锦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娇媚无骨,入艳三分,头上鬓角斜插一支碧玉龙凤钗,几枚饱满圆润的珍珠随意点缀发间,清秀中多了份华贵!
展开全部

大婚的期限

萧王府。

静谧的卧房内,微弱的烛光忽明忽暗,香炉里飘散着袅袅青烟,丝丝沁入肺腑。

“诗柔,记得我们第一次相遇么?”萧谨枫宠溺的搂着自己的妻子,眸光璀璨如星!

“你这个小贼。”怀中的女子,长着一张极美的脸,樱唇轻启时眉眼皆是淡淡的笑意,让人一眼便觉得亲近,只是那脸过于白了些,却不妨碍她的美。

“哪有,是你的手帕刮在我的盔甲上了,不过,我真的感谢上天,让我有幸遇见你,第一眼我就知道,你就是我穷尽一生都要找到的女子!”萧谨枫的手稍稍收紧了力度,俊容紧贴在楚诗柔银白色的秀发上,心,那么痛!

“谨枫,今儿个皇上来圣旨了?”轻柔的声音参杂着淡淡的好奇,楚诗柔吃力翻转身子,看向萧谨枫!

“嗯,没什么大事儿,无非是表彰泅水一战的功绩,”萧谨枫随口道,眸光在迎向楚诗柔的眼睛时洒下一片深情!

“皇上赐婚了,是三公主,对么?”楚诗柔的眼中闪过一丝落寞,世间女子又有谁在听到这样的消息后会毫不在意呵。

“是锦绣?”清冷的声音虽有不悦却依旧那么轻,生怕重那么一点儿就会吓到怀中的爱妻一般!

“别怪她,我问的,也好,我的病已入膏肓,如果有个女子可以代替我继续照顾你,我就可以安心的离开了。”虽然舍不得,但楚诗柔清楚自己大限将至,已经无法再陪伴萧谨枫走完他的下半生,她不怨,上天能让她在有生之年做一回萧谨枫的妻子已经是莫大的恩惠了,原本她最放不下的,便是萧谨枫,但皇上已然将三公主赐给谨枫,她已无遗憾。

萧谨枫的手稍紧的握着楚诗柔的双肩,眸光坚定异常。

“诗柔,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绝不会!在这世上没人能代替你的位置,就算她是天仙我都不稀罕,在我的心里,你是我的妻子!我萧谨枫这里只有你,没人能再闯进来,我也不会允许。”厚实的手掌狠拍在自己的胸膛,萧谨枫倾诉着对妻子无尽的爱。

一滴晶莹的泪水自楚诗柔的面颊缓落在萧谨枫的手中,此时无声,偌大的房间只能听到两颗心怦然而动。

距离圣旨上大婚的期限还有十日,这十日对每个人来说都似在痛苦中煎熬,在地狱中锤炼,只是他们彼此心照不宣,痛苦的又何止十日,等待他们的将一场惊天动地的浩劫呵。

天空依旧清朗,浮云变幻莫测,风,轻吹,透着丝丝凉意,盛夏已过,秋味渐浓。

自下达圣旨之后,段沐嫣几乎日日伴在凌紫烟的身边悉心照顾,母女在一起的日子屈指可数。

此刻,段沐嫣正提着刚刚从御医院煎好的药汤行色匆匆的走回‘碧梨宫’,玉颜肃然沉重,眸色忧光乍现,段沐嫣的脑中不断回荡着郑御医的嘱咐。

“梨妃已是油尽灯枯,半月难撑,微臣拼尽全力也只能保贵妃半月性命,希望三公主,有所准备,此期间,贵妃切不可动怒,否则,切记。”

想到此处,段沐嫣低眸浅行,不由的加快了脚步,淡青色衣裳随风而摆,衣袂翩跹。

倏的,一道身影赫然出现在段沐嫣面前,没有任何预兆,惊的段沐嫣急急后退两步,险些跌倒,稳了心神在确定手中汤药没有损洒之后,段沐嫣方才抬眸,正看到一位年纪相仿的女子挡在自己面前!

身着碧绿翠烟衫,外披翠水薄锦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娇媚无骨,入艳三分,头上鬓角斜插一支碧玉龙凤钗,几枚饱满圆润的珍珠随意点缀发间,清秀中多了份华贵!

眼前此女面生,但从服饰上看又不似宫中婢女,段沐嫣不禁开口,却无责备之意!

见面前女子似冲自己而来,段沐嫣不禁轻启樱唇,目光柔和。

“请问,”语未闭,女子倏的抬手横亘在段沐嫣的面前!

“既然站在你面前,我就是想告诉你我是谁,所以不用请问!你无需对我客气,因为对你我也不会手软!”女子明眸乍寒,眸光冷如冰霜!

段沐嫣抿唇不语,等待着对面女子的语出惊人。

“你听好了,我父皇乃当今天子段辰,我母妃叫秦语蝶!而我,刚被册封为莫氏王朝七公主——段梓桐!你一定很好奇,皇太后懿旨,秦语蝶生不入宫门,死不入皇陵,怎么我会出现在这里?好,我告诉你,因为我母妃仙逝,你知道仙逝是什么意思么?就是死了!而我,也是在母妃死后得父皇恩准才和弟弟一起被接入宫!你清楚了?!”清冷的声音凛冽异常,眉宇间,仿佛凝结着千年寒冰,段梓桐的眼睛涌动着一股让人望而生畏的怒火!

“你是秦语蝶的女儿,”段沐嫣诧异的看着眼前叫段梓桐的女子,心,不由的揪紧,她就是父皇在宫外的女儿在父皇的心里,她才是真正的公主吧。

“不错!我就是秦语蝶的女儿!不止如此,我还知道你是凌紫烟的女儿,段沐嫣,当年若不是因为你的母妃,我和弟弟就不可能沦落在外,吃尽苦头,这我不怨!我恨的是母亲临死都没能见父皇一面,这是她一辈子的遗憾!这都拜凌紫烟所赐!

如今凌紫烟病入膏肓,没几天好活,这笔帐我段梓桐会记在你的头上!段沐嫣你听着!自今日开始,我不会让你有好日子过的!不过,我听宫里的人说你就要嫁出去了!是齐王的侧妃,啧啧,堂堂公主给人家做妾,真是闻所未闻呵。”段梓桐阴冷的眸光如寒冰覆盖,字字含冰!

“你说完了?”段沐嫣眸光淡然,在看向段梓桐时不带半分情绪!只是心堵的发慌,她担心的是母妃,她害怕父皇因为秦语蝶的死而迁怒自己的母亲,她要回‘碧梨宫’,她要守在母亲的身边!

思及此处,段沐嫣莫名的慌乱,起步欲回‘碧梨宫’,却在下一秒被段梓桐拦了下来!

“这就想走么?我的话还没说完呢,”怨毒的目光夹杂着深刻的恨意,段梓桐冷眼看着段沐嫣手中提着的汤药!

沐嫣受辱

“你想怎么样?”段沐嫣不卑不亢,美如蝶羽的睫毛微扬,直视段梓桐!

“怎么样?!我想你清楚,即便只有十天,我也不会让你好过。”段梓桐倏的扬手夺过段沐嫣手中药篮,狠力的甩在地上,里面的药汁洒落一地,染污了天青色的大理石,也疼了段沐嫣的心!

“你,你太过分了!”段沐嫣眸光微闪,晶莹的泪水挂在黑色蝶羽上忽扇着闪出晶亮的光芒!

“更过分的还有,”段梓桐猛的用力将段沐嫣推倒在地,剧烈的摩擦使得雪玉的肌肤与地面接触的部分血迹斑斑,就在段沐嫣欲起身之时,段梓桐倏的抬脚狠踩在段沐嫣的玉腕上,阴冷的眸光冷厉如刃!

“住手,你滚开,”段景阳突然出现,寒声怒喝时一把推开段梓桐,心疼的扶起沐嫣,在看到妹妹玉臂上的血迹时,心中怒火窜出丈于高,举起右手便要掴向段梓桐!

“哥,不要!”尽管段沐嫣不愿看到这样的场面,可心有余却力不足,只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哥哥却在顺间飞弹回来,狠摔在地!

“哥!”段沐嫣惊恐的跑到段景阳身边,看着他嘴角缓缓流出腥红的鲜血,眼泪止不住下滑!

“你们兄妹合起来欺负我姐姐!当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了不得的皇子公主?!哼,”顺着清冷的声音,段沐嫣仰头而视!逆光,除了笔直伟岸的身躯,段沐嫣几乎看不清来人的样子,却不想说话之人竟慢慢蹲了下来!

那是一张极为俊美的脸,剑屑的长眉下,眸光深邃如海般见不到底,如黑晶石般的瞳孔内射出的光芒不由的让人战栗,高挺的鼻梁下,薄唇抹出弓一样的弧度,如同含珠!

四目相视那一刻,段沐嫣不禁诧异,这就是秦语蝶的儿子?父皇在宫外的皇子?看着那张美的几乎带了魔性的俊颜,段沐嫣的心不禁忐忑,那眼中绽放出来的幽暗光芒让人忍不住颤抖。

剑眉星目,俊逸的轮廓透着一股说不出的狂傲,在看清段沐嫣的那一刻,眼前的男子倏的伸手箝住段沐嫣的娇容。

“你就是段沐嫣。”

“你,你放开,”白皙的面颊似惊似怒,段沐嫣用力想掰开男子的手,但一切都是徒劳!

“你放开我妹妹,”见段沐嫣受辱,段景阳用尽力气爬起来狠冲向男子,却在下一秒被制服!

“听清了,我叫段星逸,”幽深如潭的黑眸泛起一丝诡异的寒芒,段星逸的俊颜缓缓凑近被自己箝住的女子,很近,段沐嫣甚至可以感觉到那股温热的气息吹拂到自己的脸上,那般灼热。

看着这张倾世容颜,段星逸的心底划过一丝莫名的情|欲!

“住手!”感觉到一阵疾风而至,段星逸极不情愿的松开段沐嫣,后退数步才不至被袭来的掌风所伤!

“玉轩?!”萧玉轩剑眉紧蹙,凌厉的目光在转向段沐嫣时,化成一片柔情,握住那双厚实的手掌,段沐嫣方才定魂!

“你们是谁?!居然敢对大皇子和三公主无理?!”萧玉轩挡在段沐嫣面前,怒视段星逸!

墨发飞扬,白衣胜雪,随意一站已敛入世间所有芳华,那种俊美,虚无缥缈,那种艳绝,风华无双!段梓桐的心怦然而动,整个人似失了魂魄般看着萧玉轩。

“无理?如果说这里有人无理的话,也应该是你这个奴才!我是莫氏王朝二皇子——段星逸,刚刚你以下犯上,此事我若禀明父皇,纵然你是萧府平王,相信也担不起这个罪名!不过呢,看在三皇姐的份儿上,罢了,”段星逸收敛起冷厉的神情,唇角微勾,飘忽一笑,灼热的眸光略过段沐嫣的身影转到段梓桐的身上!

“姐姐,我们该给父皇请安了,”段梓桐微微颌首,眸光似是不舍的自萧玉轩的身上游离。

看着段梓桐和段星逸渐行渐远的身影,萧玉轩不由的低眸,扫过段沐嫣擦伤的玉臂,心似被人狠揪般的疼入肺腑!

“沐嫣,我带你去御医院!”萧玉轩轻扶着段沐嫣欲转向御医院,却被段沐嫣蓦然挣开!

“玉轩,多谢,我要去看母妃,”段沐嫣眸光微有闪烁,似刻意回避萧玉轩,而且此时此刻,她心里唯一惦念的便是‘碧梨宫’虚弱不堪的凌紫烟!

眼见着段沐嫣自身边走开,萧玉轩眸瞳微颤,心有不甘的欲追上去,却被段景阳拦了下来。

“玉轩,我求你一件事,咳咳,”段星逸那一掌力道不轻,此时的段景阳口中仍不时溢出血丝!

“景阳,你不要紧吧!我一听说,便进宫找你们,没想到在这儿遇上,他们太过分,居然敢公然挑衅!难道就这么算了!要不我们找皇上,我可以作证!”萧玉轩愤然开口,脑海中尽是段沐嫣受辱的情景!

“算了,我们一起长大,我和沐嫣在宫中的地位你应该最清楚,玉轩,我是想求你,带沐嫣走!走的越远越好!我知道沐嫣爱的人是你,你也爱着沐嫣,难道你真的忍心眼睁睁的看她嫁给谨枫作侧妃?!”段景阳悲戚的目光略带乞求的看着萧玉轩,薄唇张颌间不由的轻颤!

“我,我试过,可沐嫣她,她...”萧玉轩很想说,为了你!为了梨妃,沐嫣情愿牺牲自己的幸福,可话到嘴边,却被萧玉轩硬噎了回去!

“我知道,她不肯对不对,她顾忌我和母妃的安全,她怕会连累到我们,可我是沐嫣的哥哥,叫我亲眼看着妹妹嫁给不喜欢的人,还沦做侧妃,我纵然是死亦不瞑目!玉轩,我只求你,在大婚之前带她离开!至于沐嫣我会劝她!一定会劝服她,”清冷的声音蕴含着异常的坚定,段景阳双手紧握着萧玉轩的双肩,这么多年,妹妹为了自己和母妃受了多少罪,吃了多少苦,这一次,他一定要为沐嫣抓住本应属于她的幸福!

段沐嫣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庚子小娘子点评:

第一次给一本书写书评,看了不少小说,但是,作者晓云写的《媚笑帝王业:凤惑天下》这本书像一股清流,超甜但又很细致,人物感情刻画都很真实,是一本看了停不下来的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