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绝色神医:毒舌大小姐
绝色神医:毒舌大小姐

绝色神医:毒舌大小姐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4-07 14:42:50

给大家带来的《绝色神医:毒舌大小姐》讲述了凌晨 慕容流觞的故事:“我跟了,肯定不成!”李斯年盈盈拜倒,清丽的脸上挂着两行晶莹泪珠,更添楚楚之姿态,象是为了姐姐悲惨操碎了心,竟是无语凝噎,哽咽的让人不忍拒绝。慕容明月脸上出现怔怔的神情,叹息了一声,伸手将李斯年扶起来:“你怎么能这么善良啊。二皇子殿下,你看……”二皇子殿下厌倦的扫了木流觞一眼:“你要是不愿意,我自己不勉强,今天的事就算了!”“算了!”慕容堆雪惊讶的不得了,道:“什么叫算了!你,你平时这么懂事,怎么今天也要说这样出格的话,你们的婚事是帝皇的赐,丹王所认,怎么由得了你们两个说算了就算了的呢。”
展开全部

7-毁亲事,废物背黑锅

二皇子凌晨是丹王的外室女慕容贵妃所出,算是慕容家两姐妹的表哥,一身明黄色五龙新袍将他高大健壮的身材衬托出几分优雅,清隽的眉眼,紧抿的薄唇,冷漠的表情,却是整个大陆女子最想嫁的男人之一。

二皇子的母妃慕容砌玉是整个大陆最具有传奇性的女子,她是丹王慕容青冲在外面一夜风流的产物,到她十三岁时,单骑叩响慕容王府大门,以外室女之姿稳压一众兄弟姐妹,不仅嫁给了帝王为贵妃,更是牢牢的把握住帝国一票优质男人的芳心。居说轩辕战天就是为了给她报仇,才羞辱性的娶了嫡长女慕容堆雪又闪电休弃。礼国公也是因为她才娶了与她交好的慕容三小姐慕容莲蕊为妻,慕容世子章夫人是她金兰之交,她在慕容家的地位,可以说是一个隐形的世子。

慕容贵妃有礼国公为她手掌天下财,有轩辕战天为她打拼战南军,且手下能人异士不胜枚举,以她的能力,金钱,权力和帝宠,她所出的二皇子,铁定是下一任太子。

而原本,二皇子娶任何一姓的女子都可以多拉拢一派势力,但慕容贵妃还是点中了娘家侄女儿。这也说明了她并不在乎二皇子妻族的势力,还有就是,她对于家族的回馈。

但显然,二皇子并不这么想。

二皇子殿下!慕容明月面容淡漠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二表妹免礼。”凌晨疏远而客气。

未婚夫妻之前冷淡气氛隔着三里路都能看出来,甚至双方都连掩饰都不曾。

“殿下有请。”慕容世子警告的瞪了自己的女儿一眼。

慕容明月侧脸看向木流觞,眼角微张……她,果然来了!

母女几个合桌而食,气氛欢快,那年青稚丽的面孔含着笑意,无忧无虑的让人忌妒。

痴情的女人,总是命苦,怪不得别人拿她当垫脚石,利用了一次又一次。

二皇子凌晨却是眉间一跳,不悦的警告的扫视了她一眼。

一行人缓步而来。

人们议论纷纷。

“二皇子真正风华内敛,神彩高迈。”

“慕容明月龙凤之姿,恍如神仙妃子!和二皇子真正儿的一对璧人。”

“听说才十五岁就已经是五星灵战了,到了二十岁,说不得就能突破战将了,整个苍澜也只有三皇子能与之比肩了。”

“可惜丹王不知道怎么想的,竟是让自己那个废物外孙女儿抢了这慕容大小姐的名头。”

“慕容大小姐怎么了,你没看上一界的慕容大小姐,就算是嫁到了战王府,还不是蜜月都没度完就被休弃了。我觉得慕容家大小姐这个位置邪性的很,也许丹王老爷子就是觉得不吉利才让外孙女儿顶了的。”

“你不知道内情,当年那位轩辕二公子可是天才绝顶的人物,慕容大小姐怀胎的时候,丹王还做了胎梦,才特意赐了她出生的。就算是现在这丫头一事无成,丹王仍旧爱重有加呢。”

“确实,你看那废物坐的位置!”

“听说这废物也喜欢二皇子殿下呢!”

“唔,看不出来,我觉得她好象更喜欢桌子上那盘果子,吃得头都抬不起来,哟还和二公子抢上了,看看,她在笑,说真话,她长得倒是比慕容二小姐漂亮的多。咦,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觉得二皇子殿下看那废物的眼神也是不同的。”

二皇子的眸光也转向那一桌,眼神柔和了许多。

他的位置是在慕容二老爷上一席,他本应该坐在首桌,可他走过去,直接坐在自己那一席的第三排,和木流觞同排。他一坐下来,众人的眸光立刻全部集中到此。

二皇子在订婚宴上抛下自己的未婚妻去找一个废物,用意何在!

这是明明白白打未婚妻的脸吧?看看慕容世子的脸都气黑了!

大家伙心里八卦之情如火般兴奋燃烧。

“表哥!”李斯年站起来,兴奋的小脸红通通的,优雅行了一礼后,才鼓捅着木流觞的胳膊,让她起身。

二皇子眼含温柔,轻轻点头。

木流觞话就象一杯冷水,将这一对温柔优雅的男女浇了个冰心透,她好奇地问道:“咦!斯年,见到尊贵的二皇子殿下,你这么兴奋做什么?这可是你二姐夫!”

她也是坏心,李斯年一直对她说的那些鼓动的话,还有当着人面说的那些暧昧不清的言语,将原主送上了一个十分尴尬的位置,现在,小还一笔,直接让李斯年脸涨得和猪肝一般。

二皇子眸色一冷:“你说什么?”

他知道她爱慕他,为他要死要活的,他只是给个机会给她表现一下她的深情,而不是她的毒舌。

木流觞抬头对着慕容明月招手:“二妹快来,将你的未婚夫带走吧,放在这里太也吓人了。”

慕容明月:“……”总好象有什么地方不对了。

李斯年转而低头,轻声道:“姐姐,你非要这样强颜欢笑么!你的伤心,我,我心里明白。趁现在还能来得及,我舍下面子帮你去求明月姐姐,让她放过表哥,成全……”

木流觞皱眉,这是想把自己推到火上烤吗?这个妹妹还真是其心可诛!

慕容明月笑嘻嘻走来,直接坐在二皇子殿下的身边:“怎么了,殿下吓唬姐姐了吗,那是一定要让殿下道歉的。”

二皇子眉色柔和了一些,却仍不作声。

李斯年哪里肯放过这样的机会,小脸上露出了又是犹豫又是尴尬的神情,引人发问。

慕容明月果然问了:“李家表妹,这是怎么了?”

这个李家表妹称呼,让李斯年面皮一愣。

她最气愤的就是明明一母所出,姐姐还是个父亲不肯认的,却能冠以慕容之姓,自己非要跟着奴族转正的李长空姓,平白低了出身。

“表姐,我……”李斯年咬牙,狠狠心,站了起来,对着慕容明月就是一拜:“我请求你……和二皇子殿下解除婚约吧。你是五星灵战,整个苍澜想娶你的男人车量斗载,而我姐姐她,她,不过因为天赋不好,就不能和心上人在一起,那也,那也……太可怜了。”李斯年唔唔的哭了出来。

“咦,这个废物有意思,把自己妹妹推到人前说这些,她还想要嫁给二皇子,她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东西,可真是不要脸啊。”

“在这样的场合胡闹,慕容家也是气数要尽了吗?丹王慕容青冲虽然了得,不过寿元将至,他吃亏就吃亏在娶妻生子太迟了,才会让晚辈们订婚这么早,不过慕容家除了一个贵妃还象人物,剩下的,实在不足挂齿。”

“三女争一夫啊,这戏怎么就这么有滋味呢,你们看谁会赢啊。”

“论资质,李斯年最佳,六岁引气入体,三年晋升一星,现在十三岁稳稳的三星灵战,虽然慕容明月十五岁已经五星灵战了,可是要对比两个人的修炼资源,李斯年明显更有优势,要知道磕药到一定程度就会有丹毒,会有抗药性!后期进步空间可就不大了,要不然怎么会有磕药一时爽,后悔一辈子的话呢。”

“那慕容大小姐呢?她可是三人中唯一的嫡女,身份最高贵的一个。有着丹王和战王两家的血脉。听说战王家也是认她的,不过是慕容老头不放人而已。”

“那不过是个废物,长得再漂亮也不过是个漂亮的废物,做侍妾玩物,玩玩罢了。再说轩辕战天只认慕容贵妃的石榴裙,连自己个的亲娘是谁都不认得,一个被抛弃的女儿又算什么!二皇子再怎么晕头也不会娶她。”

“我难道会告诉你们,我之所以来这里就是来看这个慕容大小姐是怎么作,怎么出丑的。”

“开个赌局,今天这订亲宴是成还是不成!”

“我跟了,肯定不成!”

李斯年盈盈拜倒,清丽的脸上挂着两行晶莹泪珠,更添楚楚之姿态,象是为了姐姐悲惨操碎了心,竟是无语凝噎,哽咽的让人不忍拒绝。

慕容明月脸上出现怔怔的神情,叹息了一声,伸手将李斯年扶起来:“你怎么能这么善良啊。二皇子殿下,你看……”

二皇子殿下厌倦的扫了木流觞一眼:“你要是不愿意,我自己不勉强,今天的事就算了!”

“算了!”慕容堆雪惊讶的不得了,道:“什么叫算了!你,你平时这么懂事,怎么今天也要说这样出格的话,你们的婚事是帝皇的赐,丹王所认,怎么由得了你们两个说算了就算了的呢。”

慕容明月弯了弯嘴角:“大姑姑说的极是,这是,我们两个说了不算啊。除非……”

二皇子咬了下牙,伸手在腰间轻轻一拍,拿出一个玉质的九足小鼎!“还你。”

“那就是丹王的万物鼎吗?听说可以练制九品丹药!”

“是啊,这也是订亲信物呢,也是二皇子,换个未婚夫,估计慕容青冲也不舍得将这样的传家宝拿出来。”

“万万没有想到,这次订婚还真能看到这样的好戏。订婚宴当场退婚,真是太长见识了!”

“哪有这么容易,订婚退婚能是两个小辈过家家吗?他们说的且不算事呢。”

“不过慕容大小姐长得真是漂亮,那小脸蛋,小身材,小眼神……二小姐天赋虽然强,但和大小姐比起容貌,却是被甩了三条街!”

8-战灵誓,废柴升级忙

慕容明月伸手拿出一个玉质小盒子:“二表哥,你可要看好了,是不是这件信物。离了手,我可就不管了。”

二皇子本来随手要装起来,可一听,倒是微微将玉盒开了一线,只见里面有一物,华彩照人,露出一线光,就让人知道绝非凡品了。

“确实是信物。既然我们已经将信物交还对方,这件亲事就算是罢了,我会到帝皇跟前解释清楚!但,我却不可能依着你们的意思,去娶一位贱人。”本来他并不会这样不给木流觞的面子的,可是是她自己作,可怪不了他!

众人都吸了一口凉气。

难不成一个废物还真的把这场婚事给搅和了。

不过二皇子这也是气极了,这破坏订亲一事的罪名就落在木流觞头上了,她这么小的头,戴了这么大的帽子,还不定要怎么被人玩死呢!帝皇除了实力强,手段狠,还出了名的小心眼!

木流觞都要气笑了,这关我屁事啊。

不过这三个人拿她架秧子,也要看她愿意不愿意。

木流觞一拍桌子站起来道:“你骂谁是贱!人!”

二皇子凌天冷笑:“自然是谁应谁是!”

尼妈!木流觞气得要死!你们这对渣男贱女想阴姐,也要看姐答应不答应!

不远处三皇子凌天皱了皱眉,若是这位慕容大小姐竟是喜欢二哥,那慕容贵妃也是太恶心人了。

礼世子道:“你别一副你上当受骗的嘴脸好吗?坊间还传言,你爱慕那李斯年爱慕的要死要活呢。再说帝皇让你挑选的那堆贵女中,哪一个不比我表妹条件更差。”

三皇子凌天:“……”

大皇子妃符碧玺生气握拳:“有意思,老二还是那样敢做不敢当,一盆脏水就往女人头上倒,真不要脸!皇子是不是统统比脸皮的,越不要脸的越受宠。”

众亲随:“……”

大皇子也很受宠!大皇子妃你是想表达什么!

慕容世子:“胡闹!这个废物是嫌日子过得太轻松了吗?”

慕容二老爷:“哟,大哥,你心可也太偏了,明明是你女儿和二皇子架秧子,央及池鱼!没看大侄女儿脸都气黑了吗?”刚才木流觞的话可是太给力了,既然侄女这样全力帮他,他至少也要帮侄女说句公道话吧。

李斯年轻盈对慕容清风一拜而起,胡乱擦了下脸,身姿都透着轻快,喜欢地笑道:“姐姐,这下可好了,表姐和二皇子都说了不会成亲的。”

关我屁事!

哈,妄想就这样把一盆脏水泼到我身上吗?那也要看看我愿意不愿意。

木流觞对着李斯年断然喝道,“你太自私了!”

在众人莫名惊讶的眸光中,木流觞神情严肃,你这样做置母亲于何地,置慕容家于何地。翻过年你就十四了,也着实不小了,什么事当做不做你也要有数才是。

“你就算是和二皇子情投意合,也要看看场合,虽然母亲血统高贵,但这世上人人从父族血脉,你是李亚父所出,就算是做侧妃,也得要慕容贵妃同意。你搅和了二妹的婚事,这正妃位也轮不到你上位!你们关系一向这么好,何不一效娥皇女英,共侍一夫呢,要知道二皇子娶了其它贵女只怕更容不了你了。”

一段话,立刻将李斯年拉进来,这为姐断亲的事,就变了性质了。众人对她的眼光也从喜爱,迟疑变成鄙视!

“姐姐,你怎么这样说,不是我……是你!”李斯年气得要吐血。

木流觞意正词严,“是谁这事不是光靠嘴说就行了,二皇子日后会不会纳你为侧妃,大家有眼睛都能看到。明明是两情相悦有什么不能明说的,非要拉上我们这些无辜的人,行鬼鬼祟祟的事就不好了。”

她也是被这小白花给恶心够了,她不是想要污了自己的名声吗?那将计就计反污过去吧,反正这个妹妹就算是和二皇子没有私情,也一定是在背后一起算计自己的人。

二皇子凌晨抿紧唇,他没有想到木流觞居然会这样说。

他觉得有点不对劲儿,这个丫头以前看到自己还是一副含羞带怯的模样,让自己恶心不已,怎么今天就作风全变了,她是在算计什么吗?

“是谁不是谁的,就看二皇子日后娶谁罗。假的真不了,真的也假不了呢。”慕容清风眉眼弯弯笑道。

这话将二皇子凌晨和李斯年准备了许久的话都咽了下去。

就算他们现在说得再好,但日后,难道他真的会为了今天堵众人之口被迫娶这么个废物吗?

“你心里怎么想的,是真是假,往日怎么做的,大家心里都有数。”二皇子冷笑,往日的深情和少女的娇羞也不止是一个人知道内情,装什么纯情高贵啊!

“你们俩个想退婚想订婚是你们自己的事,非要把我这个无辜的人拉进来,就恶心人了。我木,慕容……流觞在此对战灵发誓,此生此世,就算是嫁不掉,也绝不会肖想优秀无比的二皇子殿下的,如有违誓,让我一辈子无法引气入体!”

二皇子和李斯年俱是心里冷笑,你就算是再发誓,我们也有办法让你的誓言变成假的。不会有任何人相信你的。

“大姐,你可别嘴硬了,说了这些话,要是应誓了可怎么办?”李斯年强笑着道。

二皇子凌晨皱眉冷哼了一声:“光是发个战灵誓有什么用,你是凡女,又不会应誓。”

他这话却是让围观的人很赞同:“凡人就是这种得性儿,发誓象喝白水一样轻松。嘴里说的哪有什么准。”

“我看这就是死皮白辣的喜欢人家,现在看人家不能娶她了,又在那里自做清高,想要再攀上其它人吧。”

“这种废物!多看一眼都是恶心人。”

“怪不得说她嚣张恶毒,单看她对自己的妹妹是怎么模样就知道了,明明是一个凡人,居然也敢在这里如此霸道,也不知道是仗了谁的势了!”

“爹不疼娘不爱的,也只有自己惯着自己了。”

听着别人骂她,木流觞笑盈盈地倒也没生气,只是道:“哥啊,没实力说话都没人信啊!从今天起我要磕药修炼,早日成为灵战,做个发誓有人相信的人。”

“说得好!”慕容清风拍巴掌:“此处当一浮白。”

心情大好之下,将自己珍藏多年的碧灵酒拿了出来,将那个玉色小葫芦递给木流觞。

木流觞打开一闻,幽香喷鼻,就唇一吸:“啊妈啊……”

这不过手指粗细的小葫芦竟是一个小法器,里面容纳的碧灵酒竟似是无止无尽,末世里酒有多珍贵啊,哪怕是富有的邪医大人也没尝过这样的好酒啊:“咕咚咕咚咕咚……”

她连连饮下,突然全身都开始发出淡淡的青色光芒,那光芒开始是青,后来转为红,又转为黄,转为蓝……五彩华美,将她小小人的罩在其间。

不多时那些彩色雾状被她吸收入体内,又被呼出,循环往复……

众人俱道:“天啊,竟是发完战灵誓就引气入体了,看来她是真的!”

“难道近几年所说的慕容大小姐喜欢二皇子的事,竟是有心人士的谣言?”

二皇子和李斯年互看一眼,鼻子都气歪了。

木流觞得意洋洋,喝了从来没有喝过的灵气充沛的灵酒,她的异能居然间升级了。

可惜这里的人没见识,明明是稀罕得不得了的具现化异能升级,他们还当成五灵根引气入体呢。

具现化异能是一般异能者了三倍能量。她和章绮和小试身手,发现一级具现化异能和三星灵战差不多,没有境界压制,那现在自己突破到二级异能,是不是相当于四到六星的灵战!

十五岁的四星灵战也算是不差了吧。

“喂,你是不是忘了什么?”慕容清风伸手。

木流觞将赖皮的将葫芦塞进腰包里:“你说什么啊?”

这玩意儿效果这么好,在没有熟悉它的构成,具现化之前,她是不会还给慕容清风的。

“你别太赖了啊,我就准备给你喝一小口的,你就给我干下去半葫芦,还准备霸着不还怎么的?不说那酒了,光那葫芦就是一个法器,能容纳十立方的酒水,这个葫芦可是你哥我的大半个身家啊。”

“我就了解了解配方,以后还你更好的。”

“别开玩笑了,这灵酒只需要祭练的法器,配方是什么东西,你还当是丹药呢?只需要将灵果灵米放进去,就会有源源不断的酒水了,灵果灵米的等级越高酒水越好。”一想到自己放了全部身家在这里,刚才给这丫头咕咚咕咚不知道喝了多少,就有点心疼,这玩意儿自打酿出灵酒,自己每天只舍得喝半小杯哟。

这丫头刚才一会儿喝了自己一年的份量,幸好引气入体了,不算浪费。

木流觞无赖到底,道:“那我就研究研究你这破葫芦,让人按这个再打一个好的,就还你。”

“大小姐,你能不能有点常识啊,这可不是一般的法器,打造不仅要练器师,里面还有老爷子的练丹法门,再由符师通力打造,当年可是器王丹王符王三王联手打造了几个酒葫芦,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劲儿,才从祖父那弄来的。”

“嗯嗯嗯,我巩固一下境界就还你。”

慕容清风苦着脸,怎么这个表妹说话越来越亲热,行事却越来越不要脸了,总感觉哪里不对了!

凌晨, 慕容流觞完本试读结束。

昆锐小哥哥点评:

《绝色神医:毒舌大小姐》这本书写的不错,故事内容也不错,希望作者不要烂尾。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