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总裁独爱闪婚妻
总裁独爱闪婚妻

总裁独爱闪婚妻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4-08 14:29:23

独家总裁豪门小说《总裁独爱闪婚妻》,主角叶安橙 边黎白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边总,我是这里的经理,叶小姐在您这是么?是这样的,唐总曾经交代过,她来KTV,绝不可以超过11点回去,您看,这么晚了——”经理守候在外,一字一句都说的尤为战战兢兢,深怕边黎白稍有不满。边黎白深邃的眼光芒流转,听见经理的话,精致的唇线微微挑起,将视线缓缓倚靠在沙发,熟睡的容颜之上。泛着春意的神色恢复了原有的清冷,随后迈着修长的双腿离开。眼见边黎白走出,经理立时慌了神,却又不敢开口询问,叶安橙此时的处境。
展开全部

总裁独爱闪婚妻:不要走,好不好

叶安橙眼神略显迷离望着眼前的男人,乌黑的视线不禁微颤。

男人西装革履,怎样看都不该是粗鲁之人,既然不是,又为什么随意拖拽着她人?

心中疑虑未来得及表达出,整个人就已然被推进包厢。

与其他包厢相比较,这里显然安静了许多,除了对话的回音,无任何嘈杂。

“边总,这位陪酒小姐想必很合你的胃口。”

听完男人的话,叶安橙顿时大惊失色,急切否认道:“先生,你认错人了,我不是陪酒小姐!”

本无心关注这一切的边黎白听着尤为熟悉的声线,不禁抬眸,当凝见那双充满无辜的眼时,他薄唇勾挑尤为勾人的弧度。

“你出去。”

听完他的话,男人得意的笑了笑,能让边黎白满意已是难事,如今能见到他露出满意神色,更是“百年难遇”。

顺着声源搜寻人,不知是因暗红的灯光过于眨眼,还是因她双眼疲倦,足足看了好一会儿才看清,坐在正前方之人,正是会场受她邀约的男人。

伴随着喜悦同时也有着道不出的讶异,即便是在KTV,边黎白浑身而散发的王者气场也是不容小视,却也因KTV暗红的光线而变得有种说不出的魅惑。

叶安橙略显苍白无力的小脸逐渐恢复了血色,她毫不畏惧,迈着步子上前。

“是你——”

边黎白打开交叠的双腿,听见她的话,沉凝的气息缓缓收敛,唇角一勾,优雅迷人的笑意映在他唇线之上。

“既然是陪酒,陪谁都一样,双倍小费。”

此言一出,叶安橙哭笑不得,想解释却又无从开口。

反正,她一人也是闲来无事,倒不如客串一次陪酒小姐,就当为自己今后的演艺生涯提前磨炼。

叶安橙微低下了头,凝见桌上的红酒之时,淡声笑了笑,丝毫不含蓄,大步上前坐入边黎白身侧。

纤细的手在拿起红酒的瞬间显得有些吃力,可见瓶中红酒的重量。

她从容一笑,随即将红酒倒入口中。

边黎白红润的薄唇几不可见的抿了抿,第一次相遇,她也是这般大胆狂野。

鲜红的酒液滑过她的喉咙,灼热的贴合感,令她难以下咽。

放下手中的酒瓶,她便因嗓子的不适干咳起来,好一会儿才有所缓和。

她轻呼了一口气,看向了自己身侧的边黎白,眯眸一笑“小费,双倍。”

边黎白冷厉的眸子看向了一处,剩了三分之二还要多的红酒,笑的冷清,有意托扯的尾音魅惑至极。

“这样的酒量——”

叶安橙低低一笑,嗓音也因酒的灼热而有些发哑“你只说让我喝,却没有规定数量,不是么?”

她不是商人,也不懂这些所谓规矩,但她知道,如若他的言语中没有破绽,她也毫无可攻破之地。

边黎白闻言挑眉,目光渐渐尖锐,看来,她不仅是个胆大包天的女人,也是喜欢计较琐碎小事的女人。

他无心与一个女人争辩过多,拿起桌上的钱包,从中抽取一叠人民币交之于她。

“都是你的。”

再简单不过四个字,却恰巧击中她脆弱的心房。

她喜欢画画,唐西泽不惜花高价为她买下画室;她喜欢看书,他以她的名义买下了整个图书馆;她喜欢演戏,他说这次他不会有所作为,只会静等着她功成名就那一日。

曾几何时,唐西泽用着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温柔对她说着“都是你的。”

可是呢,那些东西对她而言已然是无关紧要,她想要的只有他——唐西泽。

她微拧了拧眉梢,通红的眼紧盯着边黎白。

“我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一样东西属于我……温柔是你的,你想拿走就拿走,不用负责,想给别人也可以给别人,我呢,我算什么?”

字里行间充斥着宣泄与质问。

透过她不平稳的呼吸,咬字不清的字眼,不难分辨,她醉了,或说,从她第一声边界开始,他就知道她并非什么陪酒小姐。

酒也喝了,双倍小费也给了,他实在不愿观赏一个耍酒疯的戏码。

凝着她满是委屈的小脸,边黎白不动声色的敛眸,起身,准备离开。

未等起步,叶安橙娇嫩的小手牢牢的握住他的大掌,她微眯着眸,低柔的嗓音轻声道:“不要走,好不好?”

总裁独爱闪婚妻:危险,叫停

边黎白秉持冷漠,当幽深的眸子望向叶安橙那一双满怀悲切的眼时,心底却划过一丝异样。

此时的叶安橙早已无从分辨,眼前的人是否是她朝思暮想的唐西泽。

唯有手中的炙热,令她有着安心的眷恋。

“泽,我可以做到既往不咎,我们……我们回到过去吧,好不好?”叶安橙扯拽着边黎白的大手,精致的面容满是不加掩饰的期待。

泽?

她认为他是谁?

边黎白倏地眯起眸,墨色的耀瞳中溢出一丝戾气。

“放手——”

第一次相遇,她想借助他进入会场,随后是拿他当挡箭牌,如今,竟然将他当做替身。

充斥着反感与冷然的字眼由耳朵蔓延至心脏,叶安橙手松了松,在意识到边黎白抽出手之际,瞬时又紧了紧。

正是因为她一次又一次的放手,才会导致今天的局面。

她决不再允许自己这么放纵思绪,绝不。

纵然他无情又冷漠,她都甘愿接受。

叶安橙手狠一用力,本想让边黎白拉她起来,却不料倒给边黎白一个始料未及。

他下意识的将她拉起身,她撞入他的怀中,像是敲响了警钟,却又是那么的没有预兆。

感受着边黎白身上淡雅的古龙书香,她尤为贪婪的吸了吸鼻子,本就绯红的小脸顿时滚烫的不像话。

“你身上好香——”

叶安橙微微抬起了头,双眼迷离的望着眼前的边黎白,樱唇中时不时散发着酒气。

依稀记得,唐西泽从不喜欢香水,他天生对香味很是敏感,如今却也一改往日风格。

边黎白迎合她投递来既渴望又满怀期待的眼神,深邃的眼底情绪疯狂的闪动。

就在她扑入他怀那一刻,他的心底泛起了尤为复杂的情感,那是一种颇为反感却又不忍推开的悸动。

本该充斥喧闹的包厢此时布满了窒息与压抑。

边黎白并无心窥探她心底里的人是谁,但当做替身这种事,他怎能允许,他伸出了手捏住她的下颚,冷声道:“在我的怀中,想别的男人,亏你想得出。”

感受到下颚一阵生涩的疼,叶安橙不满的拧了拧眉梢。

今日的她的确醉的不轻,不然怎会与唐西泽交往两年之久,还会认错人?

单从二人声线都不难区分出。

如若说唐西泽的嗓音中沾染着些许温暖,那眼前的边黎白便是相差较大的薄凉。

叶安橙别过了头,以此闪躲钳制她下颚的手,感受到一丝自由,她满足的笑了笑。

她微微凑近,以唐西泽的身高来衡量二人之间的距离。

本以为准确无误,却还是稍差一些,她的樱唇巧落入他的下颚。

突如其来的吻令边黎白不禁失神,当他微低下头瞬间,不偏不倚与叶安橙唇瓣相贴。

滚烫的泪水不争气的滑落,叶安橙紧闭双眸,感受着与他的亲密。

一向雷厉风行的边黎白何时这般无措过,他很想坦然将她推开,告知她“离我远点”。

而他非但没有那么做,反倒有些贪婪的吸允着她柔软的唇瓣。

尤其是脑海中反映出她在会场太过倔强的模样时,令他心中不进衍生出几分想要驯服她的冲动。

当交接的唇瓣滑落她晶莹的泪水时,边黎白才从刚刚的失神之中寻出一丝冷静,从她柔软的唇上离开。

今日的他一改往日的从容应对,不仅如此,反倒有些失控。

这样的夜未免太过暧昧与危险。

“边总——”

门外传来助理小心翼翼的声音,将边黎白还算沉静的思绪打断。

边黎白长臂一松,叶安橙整个人向沙发倒入,不但未惊扰她,反倒更加安稳。

“边总,我是这里的经理,叶小姐在您这是么?是这样的,唐总曾经交代过,她来KTV,绝不可以超过11点回去,您看,这么晚了——”

经理守候在外,一字一句都说的尤为战战兢兢,深怕边黎白稍有不满。

边黎白深邃的眼光芒流转,听见经理的话,精致的唇线微微挑起,将视线缓缓倚靠在沙发,熟睡的容颜之上。

泛着春意的神色恢复了原有的清冷,随后迈着修长的双腿离开。

眼见边黎白走出,经理立时慌了神,却又不敢开口询问,叶安橙此时的处境。

怎样说唐西泽也是这里的贵宾,边黎白势力又如此之大,两边她都得罪不起。

将经理眼底的畏惧与恐慌尽收眼底,边黎白对着自己的助理摆了摆手,贴在他耳边轻道了两句便离开了。

经理始终保持弯腰鞠躬姿势,直到边黎白消失在电梯门口,她才直了直身子,令自己的动作看上去不那么拘束。

眼见经理冷汗都快出来时,助理礼貌道:“她只是喝多了酒走错了包厢。”

闻言,经理不禁松了一口气,好在叶安橙完好无损,不然,她真的不知该如何向唐西泽交代。

“好的,谢谢,我会叫人将叶小姐送回去的。”

话音一落,经理便要进去包厢,身侧的助理伸出手臂,笑道:“不劳你费心了,边总自有安排。”

叶安橙, 边黎白完本试读结束。

一条小子民点评:

《总裁独爱闪婚妻》是很棒的一本书,虽然一开始没看过类似的书,但总体来说还是挺优秀的小说,让人挺热血的呢,作者大大加油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